国学智

您的位置:国学智 > 哲学 > 楚辞 >

楚辞体的起源与形式

作者:国学智 栏目:楚辞 时间:2015-03-19 点击:

  楚辞体的起源与形式

  古代学者认为《诗经》是《楚辞》的直系祖先,如东汉王逸就提出屈原是“独依诗人之义而作《离骚》”。宋代朱熹也将《楚辞》称为“变风变雅之末流”。皿现、当代的学者大多肯定《诗经》与《楚辞》之间的传承关系,但也认为楚辞体的来源具有多元性,如楚歌(即楚地民歌)就是直接源头之一。《吕氏春秋•音初》记载:

  禹行功,见涂山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候禹于涂山之阳。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实始作为南音。周公及召公取风焉,以为《周南》、《召南》。

  “兮”、“猗”二字皆从“兮”得声,古代大约念成“呵”音。这首短短四字的《候人歌》中,感叹词竟占去了一半的篇幅,把涂山氏等待丈夫归来的那种焦灼、烦乱而又带期盼的心境表露无遗。在《吕氏春秋》的作者看来,南方歌谣(南音)最显著的特色,就在于抒情、感叹,这种特色在《诗经》的《周南》、《召南》里多有继承。如《周南•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3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泳矣,不可方思。

  《汉广》篇用“思”不用“兮”,而其内容描述的江汉一带,正在楚国境内。此篇纵然未必是楚人所作,但嗟叹的声韵、幽婉的情调,却很接近楚辞的特色。二“南”以外的诗歌,也时时可见带有“兮”字的句式。如《郑风•野有蔓草》的第一章,就与《楚辞》中《橘颂》的句式几乎一样: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至于句式不尽相同而一样运用“兮”字的,为数更多,兹不赘。

  从现有的数据看来,楚康王时代(前五五九至前五二九)已有比较成熟的楚歌产生了。西汉刘向《说苑•善说》记载,楚康王的弟子皙受封为鄂君,泛舟于新波之中。掌橹的越女以越语(南方少数民族的语言)唱了一首歌曲。鄂君请人翻译成楚语,其文如下: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顽而不绝兮,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

  这首《越人歌》是中国历史上可考的第一首译诗,产生时代较屈原早了二百多年。“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二句,以山木起兴,带出不为鄂君所知的忧愁。其结构与情调,与《九歌•湘夫人》“沅有苣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二句非常相似,二诗被誉为“同一婉至”。皿由于《越人歌》原文的汉字记音尚保留于《说苑》,引发后代许多学者重新译解其越语原文。汉字记音的最后五字“渗愰随河湖”被解读为“隐藏心里在不断思恋”,对应“山有木”两句;然尚嫌质朴,并无楚译本的比兴之义。可见《越人歌》在转译的过程中,必然经过了文学加工。而这位楚译者的造诣,也展现了当时楚国的文学水平。

  游国恩指出,楚辞所以独立于《诗经》之外而成为一种新文体,全在它运用所谓“骚体”的形式。这个形式就是它在句尾或句中一律用一个助词一一“兮”字。II红由于楚辞的风格以抒情为主,在句式上富于感叹,是很自然的。据明代张之象《楚范》的统计,《楚辞》中有“兮”的句式共三十六种,从“一兮一”式(坱兮轧)、“一兮二”式(昀兮杳杳)、“二兮二”(吉日兮辰良)到“九兮六”式(苟余情其信絝以练要兮长颔亦何伤),应有尽有。[16]此外,《招魂》的“些”、《大招》的“只”,在篇中的功用也与“兮”字近似。若论屈原作品中带“兮”的典型句式,粗略而言盖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九歌型”,如《东皇太一》:

  吉曰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

  以及《国殇》: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九歌型”的句式中,“兮”字一般居于句子的中间,形式多为“二兮二”、“三兮二”以及“三兮三”型。这种句式主要见于《九歌》诸篇,亦偶见于《九章》。

  第二种是“离骚型”。若以两句为一个单位,“兮”字一般出现在第一句的末尾。如:

  苟余情其信娉以练要兮,长颔亦何伤。

  这种句式主要见于《离骚》、《九章》(《橘颂》除外)、《远游》、《招魂》小引、《九辩》等篇章。很明显,“离骚型”是由“九歌型”发展而来的,故张之象《楚范》仍以“离骚型”的两句为一句。此外,还有一种句型略短的变体,如《渔父》中的《沧浪歌》: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以及《招魂》乱词:

  献岁发春兮,汩吾南征。

  只是这种句式更接近四言体,似乎恰是第三种“橘颂型”的倒置形式。《橘颂》云:

  后皇嘉树,橘来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除《橘颂》外,在《九章》的乱词中也常常看到这种句式,如《怀沙》乱词云:

  长濑湍流,泝江潭兮。狂顾南行,聊以娱心兮。

  二《招》的招辞部分虽然不用“兮”字,但形式也非常相近。如《招魂》:

  魂兮归来!入修门些。工祝招君,背行先些。

  又如《大招》:

  青春受谢,白日昭只。春气奋发,万物遽只。

  这种句式与《诗经•郑风•野有蔓草》第一章几乎完全相同,可见《诗经》与《楚辞》之间的联系。至于《楚辞》的其他作品,如《天问》以四言为主,《卜居》每句用“乎”字,《渔父》的散文性颇强。这些篇章的句式虽然不是典型,但却可以让我们看到《楚辞》在体式和内容上的多样性。

关键词:楚辞起源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