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智

您的位置:国学智 > 史学 > 地理类 > 大唐西域记 >

卷第七

作者:国学智 栏目:大唐西域记 时间:2014-09-18 点击:

  大唐西域记卷第七(五国)
  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大总持寺沙门辩机撰
  婆罗□(女黠反)斯国 战主国
  吠舍厘国 弗栗恃国
  尼波罗国

  婆罗□斯国。周四千余里。国大都城西临殑伽河。长十八九里。广五六里。

  闾阎栉比居人殷盛。家积巨万室盈奇货。人性温恭俗重强学。多信外道少敬佛法。气序和谷稼盛。果木扶疏茂草靃靡。伽蓝三十余所。僧徒三千余人。并学小乘正量部法。天祠百余所。外道万余人。并多宗事大自在天。或断发。或椎髻。

  露形无服涂身以灰。精勤苦行求出生死。

  大城中天祠二十所。层台祠宇雕石文木。茂林相荫清流交带。□石天像量减百尺。威严肃然懔懔如在。  大城东北婆罗□河西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高百余尺前建石柱。碧鲜若镜光润凝流。其中常现如来影像。  婆罗□河东北行十余里至鹿野伽蓝。区界八分连垣周堵。层轩重阁丽穷规矩。僧徒一千五百人。并学小乘正量部法。大垣中有精舍。高二百余尺。上以黄金隐起作庵没罗果。石为基阶砖作层龛。翕匝四周节级百数。皆有隐起黄金佛像。精舍之中有□石佛像。量等如来身。作转法轮势。

  精舍西南有石窣堵波。无忧王建也。基虽倾陷尚余百尺。前建石柱。高七十余尺。石含玉润鉴照映彻。殷勤祈请影见众像。善恶之相时有见者。是如来成正觉已初转法轮处也。其侧不远窣堵波。是阿若憍陈如等。见菩萨舍苦行。遂不侍卫。来至于此。而自习定。其傍窣堵波。是五百独觉同入涅槃处又三窣堵波。过去三佛坐及经行遗迹之所。

  三佛经行侧有窣堵波。是梅呾丽耶(唐言慈即姓也。旧曰弥勒讹略也)菩萨受成佛记处。昔者如来在王舍城鹫峰山告诸苾刍。当来之世。此赡部洲土地平正。人寿八万岁。有婆罗门子慈氏者。身真金色光明照朗。当舍家成正觉。广为众生三会说法。其济度者皆我遗法植福众生也。其于三宝深敬一心。在家出家持戒犯戒。皆蒙化导证果解脱。三会说法之中。度我遗法之徒。然后乃化同缘善友。是时慈氏菩萨闻佛此说。从坐起白佛言。愿我作彼慈氏世尊。如来告曰。如汝所言当证此果。如上所说皆汝教化之仪也。  慈氏菩萨受记西有窣堵波。是释迦菩萨受记之处。贤劫中人寿二万岁。迦叶波佛出现于世。转妙法轮。开化含识。授护明菩萨记曰。是菩萨于当来世众生寿命百岁之时。当得成佛号释迦牟尼。  释迦菩萨受记南不远。有过去四佛经行遗迹。长五十余步。高可七尺。以青石积成上。作如来经行之像。像形杰异威严肃然肉髻之上特出须发。灵相无隐神鉴有徵。于其垣内。圣迹寔多。诸精舍窣堵波数百余所。略举二三难用详述。

  伽蓝垣西有一清池。周二百余步。如来尝中盥浴。次西大池。周一百八十步。如来尝中涤器。次北有池。周百五十步。如来尝中浣衣。凡此三池并有龙止。其水既深其味又甘。澄净皎洁常无增减。有人慢心濯此池者。金毗罗兽多为之害。若深恭敬汲用无惧。浣衣池侧大方石上有如来袈裟之迹。其文明彻焕如雕镂。诸净信者每来供养。外道凶人轻蹈此石。池中龙王便兴风雨。

  池侧不远有窣堵波。是如来修菩萨行时为六牙象王。猎人利其牙也。诈服袈裟弯弧伺捕。象王为敬袈裟。遂捩牙而授焉。  捩牙侧不远有窣堵波。是如来修菩萨行时。愍世无礼示为鸟身。与彼猕猴白象于此相问。谁先见是尼拘律树。各言事迹。遂编长幼。化渐远近。人知上下。

  道俗归依。其侧不远大林中有窣堵波。是如来昔与提婆达多俱为鹿王断事之处。昔于此处大林之中有两群鹿。各五百余。时此国王畋游原泽。菩萨鹿王前请王曰。大王校猎中原纵燎飞矢。凡我徒属命尽兹晨。不日腐臭无所充膳。愿欲次差日输一鹿。王有割鲜之膳。我延旦夕之命。王善其言回驾而返两群之鹿更次输命。提婆群中有怀孕鹿。次当就死。白其王曰。身虽应死子未次也。鹿王怒曰。

  谁不宝命。雌鹿叹曰。吾王不仁死无日矣。乃告急菩萨鹿王。鹿王曰。悲哉慈母之心。恩及未形之子。吾今代汝。遂至王门。道路之人传声唱曰。彼大鹿王今来入邑。都人士庶莫不驰观。王之闻也以为不诚。门者白王王乃信然。曰鹿王何遽来耶。鹿曰。有雌鹿当死。胎子未产。心不能忍。敢以身代。王闻叹曰。我人身鹿也。尔鹿身人也。于是悉放诸鹿不复输命。即以其林为诸鹿薮。因而谓之施鹿林焉。鹿野之号自此而兴。  伽蓝西南二三里有窣堵波高三百余尺。基趾广峙莹饰奇珍。上无层龛便置覆钵。虽建表柱而无轮铎。其侧有小窣堵波。是阿若憍陈如等五人弃制迎佛处也。

  初萨婆曷刺他悉陀(唐言一切义成。旧曰悉达多讹略也)太子踰城之后。栖山隐谷忘身殉法。净饭王乃命家族三人舅氏二人曰。我子一切义成舍家修学。孤游山泽独处林薮。故命尔曹随知所止。内则叔父伯舅。外则既君且臣。凡厥动静宜知进止。五人衔命相望营卫。凡即勤求欲期出离。每相谓曰。夫修道者。苦证耶。  乐证耶。二人曰。安乐为道。三人曰。勤苦为道。二三交争未有以明。于是太子思惟至理。为伏苦行外道。节麻米以支身。彼二人者见而言曰。太子所行非真实法。夫道也者乐以证之。今乃勤苦非吾徒也。舍而远遁思惟果证。太子六年苦行未证菩提。欲验苦行非真。受乳糜而证果。斯三人者闻而叹曰。功垂成矣。今其退矣。六年苦行一日捐功。于是相从求访二人既相见已匡坐高论。更相议曰。昔见太子一切义成。出王宫就荒谷。去珍服披鹿皮。精勤励志贞节苦心。求深妙法。期无上果。今乃受牧女乳糜败道亏志。吾知之矣无能为也。彼二人曰。君何见之晚欤。此猖蹶人耳。夫处乎深宫安乎尊胜。不能静志远迹山林。弃转轮王位。为鄙贱人行。何可念哉言增忉怛耳。菩萨浴尼连河。坐菩提树成等正觉。号天人师寂然宴默。惟察应度曰。彼郁头蓝子者。证非想定堪受妙法。空中诸天。

  寻声报曰郁头蓝子命终已来经今七日。如来叹惜如何不遇。垂闻妙法遽从变化。

  重更观察营求世界。有阿蓝迦蓝得无所有处定可授至理诸天又曰。终已五日。如来再叹。愍其薄佑。又更谛观谁应受教。唯施鹿林中有五人者可先诱导。如来尔时起菩提树趣鹿野园。威仪寂静神光晃曜。毫含玉彩身真金色。安详前进。导彼五人。斯五人遥见如来。互相谓曰。一切义成彼来者。是岁月遽淹圣果不证。心期已退故寻吾徒。宜各默然勿起迎礼。如来渐近威神动物。五人忘制拜迎问讯。

  侍从如仪。如来渐诱示之妙理。两安居毕方获果证。  施鹿林东行二三里至窣堵波。傍有涸池。周八十余步。一名救命。又谓烈士闻诸先志曰。数百年前一隐士。于此池侧结庐屏迹。博习伎术究极神理。能使瓦砾为宝人畜易形。但未能驭风云陪仙驾。阅图考古更求仙术。其方曰夫神仙者长生之术也。将欲求学先定其志筑建坛场周一丈余。命一烈士信勇昭著。执长刀立坛隅。屏息绝言自昏达旦。求仙者中坛而坐手按长刀口诵神咒。收视反听迟明登仙。所执铦刀变为宝剑。凌虚履空王诸仙侣。执剑指麾所欲皆从。无衰无老不病不死。是人既得仙方行访烈士。营求旷岁未谐心愿。后于城中遇见一人。悲号逐路。隐士睹其相。心甚庆悦。即而慰问何至怨伤。曰我以贫窭佣力自济。其主见知特深信用。期满五岁当酬重赏。于是忍勤苦忘艰辛。五年将周一旦违失。既蒙笞辱又无所得。以此为心悲悼谁恤。隐士命与同游来至草庐。以术力故化具肴馔。已而令入池浴服以新衣。又以五百金钱遗之曰。尽当来求幸无外也。自时厥后数加重赂。潜行阴德感激其心。烈士屡求效命以报知己。隐士曰。我求烈士。  弥历岁时。幸而会遇。奇貌应图非有他故愿。一夕不声耳。烈士曰。死尚不辞。

  岂徒屏息。于是设坛场受仙法。依方行事坐持日曛曛。暮之后各司其务。隐士诵神咒烈士按铦刀。殆将晓矣忽发声叫。是时空中火下烟焰云蒸。隐士疾引此人入池避难。已而问曰。诫子无声何以惊叫。烈士曰。受命后至夜分。惛然苦梦变异更起。见昔事主躬来慰谢。感荷厚恩忍不报语。彼人震怒遂见杀害。受中阴身顾尸叹惜。犹愿历世不言以报厚德。遂见托生南印度大婆罗门家。乃至受胎出胎。

  备经苦厄。荷恩荷德。尝不出声。洎乎受业冠婚丧亲生子。每念前恩忍而不语。

  宗亲戚属咸见怪异。年过六十有五。我妻谓曰。汝可言矣。若不语者当杀汝子。

  我时惟念已隔生世自顾衰老。唯此稚子。因止其妻令无杀害。遂发此声耳。隐士曰。我之过也。此魔娆耳。烈士感恩。悲事不成愤恚而死。免火灾难。故曰救命感恩而死。又谓烈士池。  烈士池西有三兽窣堵波。是如来修菩萨行时烧身之处。劫初时于此林野有狐兔猿异类相悦。时天帝释欲验修菩萨行者。降灵应化为一老夫。谓三兽曰。二三子善安隐乎。无惊惧耶。曰涉丰草游茂林。异类同欢既安且乐。老夫曰。闻二三子情厚意密。忘其老弊故此远寻。今正饥乏何以馈食。曰幸少留此我躬驰访。于是同心虚己分路营求。狐沿水滨衔一鲜鲤。猿于林树采异华果。俱来至止同进老夫。唯免空还游跃左右。老夫谓曰。以吾观之尔曹未和。猿狐同志各能役心。唯兔空返独无相馈。以此言之诚可知也。兔闻讥议谓狐猿曰。多聚樵苏方有所作。

  狐猿竞驰衔草。曳木。既已蕴崇猛焰将炽。兔曰。仁者。我身卑劣所求难遂。敢以微躬充此一餮。辞毕入火寻即致死。是时老夫复帝释身。除烬收骸伤叹良久。

  谓狐猿曰。一何至此。吾感其心不泯其迹。寄之月轮传乎后世。故彼咸言。月中之兔自斯而有。后人于此建窣堵波。从此顺殑伽河流。东行三百余里至战主国(中印度境)。

  战主国周二千余里。都城临殑伽河。周十余里。居人丰乐邑里相邻。土地膏腴稼穑时播。气序和畅风俗淳质。人性犷烈邪正兼信。伽蓝十余所。僧徒减千人。并皆遵习小乘教法天祠二十。异道杂居。

  大城西北伽蓝中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印度记曰。此中有如来舍利一斗。昔者世尊尝于此处。七日之中为天人众显说妙法。其侧则有过去三佛坐及经行遗迹之处。邻此复有慈氏菩萨像。形量虽小威神嶷然。灵鉴潜通奇迹间起。

  大城东行二百余里至阿避陀羯刺拏僧伽蓝(唐言不穿耳)周垣不广雕饰甚工。花池交影台阁连甍。僧徒肃穆众仪庠序。闻诸先志曰。昔大雪山北睹货逻国有乐学沙门。二三同志礼诵余闲。每相谓曰。妙理幽玄非言谈所究。圣迹昭著可足趾所寻。宜询莫逆亲观圣迹。于是二三交友杖锡同游。既至印度寓诸伽蓝。轻其边鄙莫之见舍。外迫风露内累口腹。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时此国王出游近郊见诸客僧。怪而问曰。何方乞士何所因来。耳既不穿衣又垢弊。沙门对曰。我睹货逻国人也。

  恭承遗教高蹈俗尘。率其同好观礼圣迹。慨以薄福众所同弃。印度沙门莫顾羁旅。欲还本土巡礼未周。虽迫勤苦心遂后已。王闻其说用增悲感。即斯胜地建立伽蓝。白□题书为之制曰。我惟尊居世上贵极人中。斯皆三宝之灵佑也。既为人王受佛付嘱。凡厥染衣吾当惠济。建此伽蓝式招羁旅。自今已来诸穿耳僧我此伽蓝不得止舍。因其事迹故以名焉。

  阿避陀羯刺拏伽蓝东南行百余里。南渡殑伽河至摩诃娑罗邑。并婆罗门种不遵佛法。然见沙门先访学业。知其强识方深礼敬。

  殑伽河北有那罗延天祠。重阁层台奂甚丽饰。诸天之像鑴石而成。工极人谋灵应难究。那罗延天祠东行三十余里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太半陷地前建石柱高余二丈。上作师子之像。刻记伏鬼之事。昔于此处有旷野鬼。恃大威力啖人血肉。作害生灵肆极妖崇。如来愍诸众生不得其死。以神通力诱化诸鬼。导以归依之敬。齐以不杀之戒。诸鬼承教奉以周旋。于是举石请佛安坐。愿闻正法克念护持。自时厥后无信之徒。竞共推移鬼置石座。动以千数莫之能转。茂林清池周基左右。人至其侧无不心惧。

  伏鬼侧不远有数伽蓝。虽多倾毁尚有僧徒。并皆遵习大乘教法。从此东南行百余里。至一窣堵波。基已倾陷。余高数丈昔者如来寂灭之后。八国大王分舍利也。量舍利婆罗门蜜涂瓶内分授诸王。而婆罗门持瓶以归。既得所粘舍利遂建窣堵波。拜瓶置内因以名焉。后无忧王开取舍利瓶。改建大窣堵波。或至斋日时烛光明。从此东北度殑伽河。行百四五十里至吠舍厘国(旧曰毗舍离国讹也。中印度境)。  吠舍厘国。周五千余里。土地沃壤花果茂盛。庵没罗果茂遮果。既多且贵。

  气序和畅风俗淳质。好福重学邪正杂信。伽蓝数百。多已圯坏。存者三五。僧徒稀少。天祠数十异道杂居。露形之徒寔繁其党。吠舍厘城已甚倾颓。其故基趾周六七十里。宫城周四五里。少有居人。宫城西北五六里至一伽蓝。僧徒寡少。习学小乘正量部法。傍有窣堵波。是昔如来说毗摩罗诘经。长者子宝积等献宝盖处。其东有窣堵波。舍利子等于此证无学之果。

  舍利子证果东南有窣堵波。是吠舍厘王之所建也。佛涅槃后。此国先王分得舍利。式修崇建。印度记曰。此中旧有如来舍利一斛。无忧王开取九斗。唯留一斗。后有国王复欲开取方事兴功寻则地震。遂不敢开。其西北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傍有石柱。高五六十尺。上作师子之像。石柱南有池。是群猕猴为佛穿也。在昔如来曾住于此。池西不远有窣堵波。诸猕猴持如来钵上树取蜜之处。

  池南不远有窣堵波。是诸猕猴奉佛蜜处。池西北隅犹有猕猴形像。  伽蓝东北三里有窣堵波。是毗摩罗诘(唐言无垢称。旧曰净名。然净则无垢。名则是称。义虽取同。名乃有异。旧曰维摩诘讹略也)故宅基趾。多有灵异。去此不远有一神舍。其状垒砖。传云积石。即无垢称长者现疾说法之处。去此不远有窣堵波。长者子宝积之故宅也。去此不远有窣堵波。是庵没罗女故宅。

  佛姨母等诸苾刍尼。于此证入涅槃。

  伽蓝北三四里有窣堵波。是如来将往拘尸那国入般涅槃。人与非人随从世尊。至此伫立。次西北不远有窣堵波。是佛于此最后观吠舍厘城。其南不远有精舍。前建窣堵波。是庵没罗女园持以施佛。

  庵没罗园侧有窣堵波。是如来告涅槃处。佛昔在此告阿难曰。其得四神足者。能住寿一劫。如来今者当寿几何。如是再三。阿难不对。天魔迷惑故也。阿难从坐而起林中宴默。时魔来请佛曰。如来在世教化已久。蒙济流转数如尘沙。

  寂灭之乐今其时矣。世尊以少土置爪上而告魔曰。地土多耶。爪土多耶。对曰。

  地土多也。

  佛言。所度者如爪上土。未度者如大地土。却后三月吾当涅槃。魔闻欢喜而退。阿难林中忽感异梦。来白佛言。我在林间梦见大树。枝叶茂盛。荫影蒙密。

  惊风忽起摧散无余。将非世尊欲入寂灭。我心怀惧故来请问。

  佛告阿难。吾先告汝。汝为魔蔽不时请留。魔王劝我早入涅槃。已许之期。

  斯梦是也。  告涅槃期侧不远有窣堵波。千子见父母处也。昔有仙人隐居岩谷。仲春之月鼓濯清流麀鹿随饮。感生女子。姿貌过人唯脚似鹿。仙人见已收而养焉。其后命令求火至余仙庐。足所履地迹有莲华。彼仙见已深以奇之。令其绕庐方乃得火。  鹿女依命得火而还。时梵豫王畋游见华寻迹。以求悦其奇怪。同载而返。相师占言。当生千子。余妇闻之莫不图计。日月既满。生一莲花。花有千叶。叶坐一子。余妇诬罔咸称不祥。投殑伽河随波泛滥。乌耆延王下流游观。见黄云盖乘波而来。取以开视乃有千子。乳养成立有大力焉。恃有千子拓境四方。兵威乘胜。  将次此国。时梵豫王闻之甚怀震惧。兵力不敌计无所出矣。是时鹿女心知其子。

  乃谓王曰。今寇戎临境上下离心。贱妾愚忠能败强敌。王未之信也。忧惧良深。  鹿女乃升城楼以待寇至。千子将兵围城已匝。鹿女告曰。莫为逆事。我是汝母。  汝是我子。千子谓曰。何言之谬。鹿女手按两乳。流注千岐。天性所感咸入其口。于是解甲归宗释兵返族。两国交欢百姓安乐。

  千子归宗侧不远有窣堵波。是如来行经旧迹。指告众曰。昔吾于此归宗见亲。欲知千子即贤劫千佛是也。

  述本生东有故基。上建窣堵波。光明时烛祈请或遂。是如来说普门陀罗尼等经。重阁讲堂余趾也。

  讲堂侧不远有窣堵波。中有阿难半身舍利。去此不远有数百窣堵波欲定其数未有克知。是千独觉入寂灭处。吠舍厘城内外周隍。圣迹繁多难以具举。形胜故墟鱼鳞间峙。岁月骤改炎凉亟移。林既摧残池亦枯涸。朽株余迹其详验焉。

  大城西北行五六十里至大窣堵波。栗咕(昌叶反)婆子(旧云离车子讹也)

  别如来处。如来自吠舍厘城趣拘尸那国。诸栗呫婆子闻佛将入寂灭。相从悲号送。世尊既见哀慕非言可喻。即以神力化作大河。崖岸深绝波流迅急。诸栗呫婆悲恸以止。如来留钵为作追念。  吠舍厘城西北减二百里有故城。荒芜岁久居人旷少。中有窣堵波。是佛在昔为诸菩萨人天大众引说本生修菩萨行。曾于此城为转轮王。号曰摩诃提婆(唐言大天)有七宝应王四天下。睹衰变之相体无常之理。冥怀高蹈忘情大位。舍国出家染衣修学。

  城东南行十四五里至大窣堵波。是七百贤圣重结集处。佛涅槃后百一十年。

  吠舍厘城有诸苾刍。远离佛法谬行戒律。时长老耶舍陀住憍萨罗国。长老三菩伽住秣兔罗国。长老厘波多住韩若国。长老沙罗住吠舍厘国。长老富阇苏弥罗住娑罗梨弗国。诸大罗汉心得自在。持三藏得三明。有大名称众所知识。皆是尊者阿难弟子。时耶舍陀遣使告诸贤圣。皆可集吠舍厘城。犹少一人未满七百。是时富阇苏弥罗以天眼见诸大贤圣集议法事。运神足至法会。时三菩伽于大众中。右袒长跪扬言曰。众无哗。钦哉念哉。昔大圣法王善权寂灭。岁月虽淹言教尚在。吠舍厘城懈怠苾刍谬于戒律。有十事出违十力教。今诸贤者深明持犯。俱承大德阿难指诲。念报佛恩重宣圣旨。时诸大圣莫不悲感。即召集诸苾刍。依毗柰耶诃责制止。削除谬法宣明圣教。

  七百贤圣结集南行八九十里至湿吠多补罗僧伽蓝。层台轮焕重阁翚飞。僧众清肃并学大乘。其傍则有过去四佛坐及经行遗迹之处。其侧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如来在昔南趣摩揭陀国。北顾吠舍厘城。中途止息遗迹之处。

  湿吠多补罗伽蓝东南行三十余里。殑伽河南北岸各有一窣堵波。是尊者阿难陀分身与二国处。阿难陀者如来之从父弟也。多闻总持博物强识。佛去世后继大迦叶。任持正法导进学人。在摩揭陀国于林中经行。见一沙弥讽诵佛经。章句错谬文字纷乱。阿难闻已感慕增怀。徐诣其所提撕指授。沙弥笑曰。大德耄矣。所言谬矣。我师高明春秋鼎盛。亲承示诲诫无所误。阿难默然退而叹曰。我年虽迈为诸众生欲久住世。住持正法。然众生垢重难以诲语。久留无利可速灭度。于是去摩揭陀国趣吠舍厘城。度殑伽河泛舟中流。摩揭陀王闻阿难去。情深变德。即严戎驾疾驱追请。数百千众营军南岸。吠舍厘王闻阿难来。悲喜盈心。亦治军旅奔驰迎候。数百千众屯集北岸。两军相对旌旗翳日。阿难恐斗其兵更相杀害。从舟中起上升虚空。示现神变即入寂灭。化火焚骸骸又中折。一堕南岸。一堕北岸。于是二王各得一分。举军号恸。俱还本国。起窣堵波而修供养。从此东北行五百余里至弗栗恃国(北人谓三代恃国。北印度境)。

  弗栗恃国。周四千余里。东西长南北狭。土地膏腴花果茂盛。气序微寒人性躁急。多敬外道少信佛法。伽蓝十余所。僧徒减千人。大小二乘兼功通学。天祠数十。外道寔众。国大都城号占戍挐。多已颓毁。故宫城中尚有三千余家。若村若邑也。

  大河东北有伽蓝。僧徒寡少学业清高。从此西行依河之滨有窣堵波。高余三丈。南带长流。大悲世尊度渔人处也。越在佛世五百渔人结畴附党渔捕水族。于此河流得一大鱼。有十八头头各两眼。诸渔人方欲害之。如来在吠舍厘国。天眼见兴悲心。乘其时而化导。因其机而启悟。告诸大乘。弗栗恃国有大鱼。我欲导之以悟诸渔人。尔宜知时。于是大众围绕神足凌虚至于河滨。如常敷座。遂告诸渔人。尔勿杀鱼。以神通力开方便门。威被大鱼令知宿命。能作人语贯解人情。

  尔时如来知而故问。汝在前身曾作何罪。流转恶趣受此弊身。鱼曰。昔承福庆生自豪族大婆罗门。劫比他者我身是也。恃其族姓凌蔑人伦。恃其博物鄙贱经法。

  以轻慢心毁讟诸佛。以丑恶语詈辱众僧。引类形比谓若驼驴象马诸丑形对。由此恶业受此弊身。尚资宿善生遭佛世。目睹圣化亲承圣教。因而忏谢悔先作业。如来随机摄化如应开导。鱼既闻法于是命终。承兹福力上生天宫。于是自观其身何缘生此。既知宿命念报佛恩。与诸天众肩随戾止。前礼既毕右绕退立。以天宝香华用供养。世尊指告渔人为说妙法。于即感悟。输诚礼忏。裂网焚舟。归真受法。既服染衣。又闻至教。皆出尘垢。俱证圣果。

  度渔人东北行百余里。故城西有窣堵波。无忧王所建。高百余尺。是佛在昔于此六月说法度诸天人。此北百四五十步有小窣堵波。如来昔于此处为诸苾刍制戒。次西不远有如来发爪窣堵波。如来昔于此处近远邑人相趋辐凑。焚香散花灯炬不绝。从此西北千四五百里踰山入谷至尼波罗国(中印度境)。

  尼波罗国。周四千余里。在雪山中。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山川连属宜谷稼多花果。出赤铜牦牛命命鸟。货用赤铜钱。气序寒烈风俗险诐。人性刚犷信义轻薄。无学艺有工巧。形貌丑弊邪正兼信。伽蓝天祠接堵连隅。僧徒二千余人。大小二乘兼功综习。外道异学其数不详。王刹帝利栗呫婆种也。志学清高。纯信佛法。近代有王号鸯输伐摩。(唐言光胄)硕学聪睿自制声明论。重学敬德遐迩著闻。都城东南有小水池。以人火投之水即焰起。更投余物亦变为火。从此复还吠舍厘国。南渡殑伽河至摩揭陀国(旧曰摩伽陀。又曰摩竭提。皆讹也。中印度境)。

关键词:大唐西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