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智

您的位置:国学智 > 宗教 > 佛教 > 佛经大全 > 六祖坛经 >

六祖坛经:世人生死事大

作者:国学智 栏目:六祖坛经 时间:2014-10-24 点击:

  六祖坛经: 世人生死事大

  祖一日唤诸门人总来:“吾向汝说,世人生死事大。汝等”∥终日只求福田,不求出离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汝等各去,自看智慧,取自本心般若④之性,各作一偈,来呈吾看。若悟大意,付汝衣法,为第六代祖。火急速去,不得迟滞。思量即不中用④,见性之人,言下须见。若如此者,轮刀上阵,亦得见之。”

  众得处分,退而递相谓日:“我等众人,不须澄心用意作偈,将呈和尚,有何所益?神秀④上座@,现为教授师④,必是他得;我辈漫作偈颂,枉用心力。”

  诸人闻语,总皆息心,咸言:“我等已后依止㈣秀师,何烦作偈。”

  神秀思惟:“诸人不呈偈者,为我与他为教授师。我须作偈,将呈和尚。若不呈偈,和尚如何知我心中见解深浅。我呈偈意,求法即善,觅祖即恶,却同凡心夺其圣位奚别?若不呈偈,终不得法,大难,大难。”

  五祖堂前,有步廊三间,拟请供奉④卢珍画《楞伽经变相》及《五祖血脉图》,流传供养。神秀作偈成已,数度欲呈。行至堂前,心中恍惚,遍身汗流,拟呈不得。前后经四日,一十三度,呈偈不得。

  秀乃思惟:“不如向廊下书著,从他和尚看见,忽若道好,即出礼拜,云是秀作。若道不堪,枉向山中数年,受人礼拜,更修何道。”

  是夜三更,不使人知,白执灯,书偈于南廊壁问,呈心所见。偈日: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秀书偈了,便却归房,人总不知。秀复思惟:“五祖明日见偈欢喜,即我与法有缘;若言不堪,自是我迷,宿业障重⑧,不合得法,圣意⑨难测。”房中思想,坐卧不安,直至五更。

  ①般若:大智慧,指对佛教特有的认知,获得这种智慧就能达到解脱开悟。

  ②思量即不中用:思量,即思考、分析、推理的意思。禅宗认为,识心见性、证见佛道,不能通过逻辑思维达到,也不能用语言文字来确切表述,它是超逻辑、超语言的。

  ③神秀:五祖门下的上首弟子,禅宗北宗的创立者,俗姓李,开封尉县人。逝世后,诏谥为“大通禅师”。

  ④上座:这里指佛教寺院中的僧职名称,唐以前的上座是全寺之长,唐以后禅宗寺院中的上座位于住持之下。

  ⑤教授师:负责教授弟子的“轨范师”,专门给受具足戒的僧人教授威仪做法,即有关行、住、坐、卧方面的仪轨。⑥依止:依赖,追随。⑦供奉:官名,指被皇室或朝廷所聘用的官员。⑧宿业障重:宿业,佛教指过去世所做的善恶业因。障,烦恼的异名。宿业障重,即过去世所做的恶业烦恼深重。

  ⑨圣意:这里指弘忍的心意。

  一天,弘忍大师召集门下弟子,对他们说:“世人必须解决生死苦海的大事,你们整日只知道寻求来世的福报,而不求在现世怎样脱离生死苦海。如果你们迷失自己本性,修得的福德又哪里能解救你们生死苦海的沉浮呢?你们回去,各自观照自性,用自己本有的智慧,作一首体认佛法大意的偈,然后送来给我看。如果有谁体认了佛法大意,我就把衣钵传给他,让他继为六祖。你们赶快去做,不得拖延,费心思量是没有用处的。体认了自身佛性的人,一句话就可以了。像这样的人,就是操刀上阵,也能体认自身佛性。”

  弟子们得到吩咐后,回来互相道:“我们这些人没有必要搜肠刮肚写偈,即便写成,呈送师父有什么用处?神秀上座现在是教授师,六祖之位一定是他得,我们乱作偈颂,简直就是白费力气。”

  大家议论完后,都放弃r作偈的打算,都说:“我们以后都依靠神秀禅师就行了,为什么还费心作偈。”

  神秀心想:“大家不想作偈,是因为我是他们的教授师。我必须作一偈交给师父。如果不交,师父怎么知道我佛法见解的深浅?我向师父呈偈意在求佛法,如果为了获得祖师圣位,那就是邪恶之念,和凡夫用邪心去争夺圣位又有什么分别呢?假如我不呈偈,就始终得不到大法,真是太难了。”五祖大师禅堂前有三问走廊,原本想请供奉卢珍来画((楞伽经变相》和《五祖血脉图》,以流传世间受人供养。神秀作偈完毕,好几次想呈递五祖,几次走到禅堂前,总是神思恍惚,汗流浃背,想呈又不敢呈,这样经过三四天,一连十三次,最终也没呈交上去。

  神秀心想:“不如把偈写在走廊的墙上,任弘忍师父自己看最好。如果他看后称道偈写得好,我就出来礼敬叩拜,说是我作。如果师父说偈写得不行,那就说明我在山中虚度了数年,枉受人尊敬,还再修什么道呢?”

  当晚三更,神秀趁别人不知,手持灯烛,把想好的偈写在南走廊墙壁上,表达他对佛法的体认。偈是这样说的: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神秀写完偈后,回到自己的卧房,寺中僧人都不知道此事。神秀又在思忖:“五祖明天看偈后很高兴,那就说明我和佛法有缘。要是说不好,就说明我仍然自迷不悟,前生的罪业深重,不该得受大法。五祖的心意真是难以揣度。”神秀就这样思来想去,坐卧不宁,一直折腾到五更。

  祖已知神秀入门未得,不见白性。天明,祖唤卢供奉来,向南廊壁间绘画图相,忽见其偈。报言:“供奉却不用画,劳尔远来。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④但留此偈,与人诵持。依此偈修,免堕恶道②;依此偈修,有大利益。”令门人:“炷香④礼敬,尽诵此偈,即得见性。”

  门人诵偈,皆叹:“善哉。”

  祖三更唤秀入堂,问日:“偈是汝作否?”

  秀言:“实是秀作,不敢妄求祖位。望和尚慈悲④,看弟子有少智慧否?”

  祖言:“汝作此偈,未见本性,只到门外,未入门内。如此见解,觅无上菩提④,了不可得。无上菩提,须得言下识白本心,见自本性,不生不灭;于一切时中㈤,念念④自见,万法无滞。一真一切真,万境自如如‘勤。如如之心,即是真实。若如是见,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汝且去,一两日思惟,更作一偈,将来吾看,汝偈若入得门,付汝衣法。”

  神秀作礼而出,又经数日,作偈不成,心中恍惚,神思不安,犹如梦中,行坐不乐。

  复两日,有一童子,于碓坊⑨过,唱诵其偈。惠能一闻,便知此偈未见本性。虽未蒙教授,早识大意。遂问童子日:“诵者何偈?”

  童子日:“尔这猫獠不知。大师言:‘世人生死事大。’欲得传付衣法,令门人作偈来看。若悟大意,即付衣法,为第六祖。神秀上座于南廊壁上,书《无相偈》。大师令人皆诵,依此偈修,免堕恶道。依此偈修,有大利益。”

  惠能日:“我亦要诵此,结来生缘。上人⑩,我此踏碓,八个余月,未曾行到堂前,望上人引至偈前礼拜。”

  童子引至偈前礼拜。惠能日:“惠能不识字,请上人为读。”

  时有江州别驾@,姓张名日用,便高声读。惠能闻已,遂言“亦有一偈,望别驾为书。”别驾言:“汝亦作偈?其事希有!”①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相,谓形体、相状之义。不实为“虚”,不真为“妄”。意即:凡有形体、相状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

  ②恶道:众生因所造恶业而转生到极坏的去处,一般有三种:地狱、饿鬼、畜生。③炷香:焚香。④慈悲:慈,与乐;悲,拔苦,慈悲合用,泛指一切有利于众生的活动。⑤无上菩提:至高无上的觉悟。在这里,“无上菩提”与“明心见性”、“成佛”意思相近。

  ⑥一切时中: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时间,犹言“时时刻刻”。

  ⑦念念:指极短暂的时间。在此,念念亦可理解为前后相续的念头,即人们的心理活动过程。

  ⑧万境自如如:万事万物都真实、平等。

  ⑨碓坊:舂米的房子。

  ⑩上人:原指有过失而能自己改正的人,用于对高僧大德或自己师长的尊称,后来逐渐成为对出家僧人的尊称。此处是惠能对童子的尊称。⑩别驾:官员,是地方行政长官的属僚。五祖早就看出神秀还没有真正悟到入佛道的法门,还不能识见自性。天亮时,弘忍大师把卢供奉请来,让他在南走廊墙壁上绘制图像,抬头看到神秀在墙上书写的偈,便对卢供奉说:“供奉,你不用再画了,劳你远道而来。佛经中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就保留该偈,让大家念诵。依照偈去修行,避免堕入恶道之苦,并能获得很大的佛法利益。”于是,弘忍大师叫门人:“焚香礼敬,大家都念诵奉持这首偈,就可以识见自性。”

  弟子们念诵该偈,都赞叹:“好极了。”

  当夜三更,弘忍大师把神秀叫到禅堂,问:“此偈是你写的吗?”

  神秀回答说:“确实是弟子写的,不过,我并不敢奢求祖位,希望师父慈悲,看看弟子是否有一些佛缘?”

  弘忍大师说:“你作的偈,还没有识见本性,只到了佛门前,没有真正入门。按这般见解,要想证得最高智慧、无上佛道,最终是无法得到的。证得无上佛道,必须言下识心见性,白见佛性。佛性不生不灭,一切时间,念念相续,明心见性,万法融通,万境如一,一切都是真如佛性的体现,这样的境界,才是佛门境界的真实相状;这样的见解,才能证得无上智慧的自性。你回去再思考几天,另外作一首偈,送给我看看,如果偈写得真的入了门,我就将衣钵和佛法传给你。”

  神秀向五祖施礼而退,又过了几天,偈没有作成,神秀神情恍惚,像在梦里一般,郁郁不乐。

  又过了两天,有一个童子念着神秀的偈句,路过碓坊。惠能一听,就知道此偈没有见到本性。惠能虽然没有得到谁的教授,但心中早识佛法大意,于是就问童子:“你念的是什么偈?”

  童子说:“你这猫獠难道不知?弘忍大师说:‘世人生死事大。’他要传付衣法,叫弟子们各写一偈呈他,如果谁最能领悟佛法真谛,就把衣法传给他,立为第六代祖师。上座神秀在南走廊墙壁上写下了这首《无相偈》,弘忍大师让大家都来诵读,并依照此偈去修持奉行,以免落恶道之苦,说依此偈修行,能得佛主的护念,有大利益。”

  惠能说:“我也要念诵这首偈句,为结来生好因缘。上人,我干这踏碓舂米的事已经八个多月了,没有去过禅堂,望上人把我带到那首偈前去敬拜。”

  童子把惠能带到偈前敬拜。惠能说:“我不识字,请上人替我念一遍。”

  当时,江州别驾张日用,高声把神秀的偈读了一遍。惠能听后,说:“我也有一首偈,请别驾帮我写出来。”

  张别驾说:“你也会作偈,真是稀罕事!”④

  惠能向别驾言:“欲学无上菩提,不得轻于初学。下下人有‘刈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若轻人,即有无量无边④罪。”

  别驾言:“汝但诵偈,吾为汝书。汝若得法,先须度吾,勿忘此言。”

  惠能偈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书此偈已,徒众总惊,无不嗟讶,各相谓言:“奇哉,不得以貌取人!何得多时使他肉身菩萨④。”

  祖见众人惊怪,恐人损害,遂将鞋擦了偈,日:“亦未见性。”众以为然。

  次日,祖潜至碓坊,见能腰石舂米,语日:“求道之人,为法忘躯,当如是乎!”

  乃问日:“米熟也未④?”

  惠能日:“米熟久矣,犹欠筛在。”

  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④。惠能即会祖意,三鼓入室。

  祖以袈裟遮围,不令人见。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何期白性,本白清净;何期白性,本不生灭;何期白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①无量无边:数量多得无法计算,范围大得没有边际。

  ②肉身菩萨:指生身菩萨,即以父母所生之肉身而至菩萨深位的人。佛教认为,肉身菩萨圆寂后可得全身舍利,舍利就是身骨,是有别于凡夫死人之骨,可分为三种:一是白色的骨舍利,二是黑色的发舍利,三是赤色的肉舍利。佛门传说六祖惠能、石头、希迁、憨山等大师皆存全身舍利。

  ③米熟也未:此处借煮饭,喻得道,意为得道觉悟没有。

  ④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弘忍大师用杖击碓三下暗示惠能三更时分与他相见。

  ⑤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此处是说外在的一切事物或现象都是虚幻的,对一切事物和现象都不执著,从而体现、证悟自心具有的最高智慧。

  ⑥万法:此指一切物质和精神现象。阁

  惠能对张别驾说:“我想修习无上佛道,不要轻视刚学佛法的人。下下等:Tj人中有上上等的智慧,上上等的人中有没有智慧的人。如果轻视别人,就会有■无法估量的罪过。”

  张别驾说:“那你把偈句念出来,我替你书写。你如果得了法,必须先来度我,不要忘了我说的话。”

  惠能说的偈句是: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张别驾写完偈后,弟子们看后惊讶不已,赞叹道:“真了不起,人的确不可貌相。我们竟然使唤他那么长时间,他可是肉身菩萨啊!”

  五祖见大家惊讶不已,怕有人加害惠能,于是用鞋子把偈擦掉了,对大家说:“此偈也没有见性。”大家也觉得师父的话说得对。

  第二天,弘忍大师悄悄来到碓坊,看见惠能在舂米,就对惠能说:“追求佛道的人,为了佛法忘了自身,这是应该的呀。”

  接着又问惠能说:“米饭熟了没有?”

  惠能说:“米饭早已熟了,就差筛它一筛了。”

  弘忍大师用杖击碓三下,就离开了。惠能当即明白弘忍大师的用意。当夜三更,惠能悄然来到大师的卧房。

  弘忍大师用袈裟将门窗遮住,避免被人发觉,为惠能讲说起《金刚经》。当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段经文时,惠能言下开悟,证得‘:一切万法不离自性”的真谛。于是就对弘忍大师说:“原来自性本来就是清净;原来自性本来就没有生灭;原来自性本来就是圆满具足;原来自性本来就是没有动摇;原来自性本来就能显现万法。”@

  祖知悟本性,谓惠能日:“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若识自本划心,见自本心,即名丈夫、天人师④、佛。”

  三更受法,人尽不知,便传顿教④及衣钵④云:“汝为第六代祖,善自护念,广度有情㈤,流布将来,无令断绝。听吾偈日:

  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亦无种,无性亦无生。”

  祖复日:“昔达摩④大师,初来此土,人未之信,故传此衣以为信体,代代相承。法则以心传心,皆令自悟自解。自古佛佛惟传本体,师师密付本心。衣为争端,止汝勿传,若传此衣,命如悬丝,汝须速去,恐人害汝。

  惠能启日:“向甚处去?”

  祖云:“逢怀则止,遇会则藏⑨。”

  惠能三更领得衣钵,云:“能本是南中人,素不知此山路,如何出得江口?”

  五祖言:“汝不须忧,吾自送汝。”

  鑫

  ①丈夫、天人师:丈夫,佛十大名号之一调御丈夫的简称;又指勇健之人。嘲天人师也是佛的十大名号之一,意思是六趣中的天与人无不以佛为师,所以称_天人师。

  ②顿教:顿悟成佛的教法。顿教主张一旦体验到自我的本性,就能顿时悟

  道成佛。因此惠能弟子们称惠能南宗禅法为“顿教”。

  ③衣钵:衣指袈裟,钵为出家人的食具。

  ④有情:有情众生,佛教对包括人在内的一切有情识的生物的通称。此处

  特指人。

  ⑤达摩:指被奉为禅宗始祖的菩提达摩,也常写作“达磨”。

  ⑥逢怀则止,遇会则藏:怀,即怀集县,今广西梧州。会,即四会县,今

  广东新会。暇

  弘忍大师听完惠能的心得,知道惠能已悟自性,便对惠能说:“不能认识I l自己的本心,即使学到再多佛法也没什么好处。如果认识到自己的本心,识见潮了自己的本性,就是大丈夫、天人师和佛。”

  惠能在三更接受佛法,其他僧众都不知道。弘忍大师把禅门顿教之法及衣

  钵传给惠能说:“从今以后,你就是第六代祖师。你要好自为之,普度众生,

  将此心法流布后世,代代不绝。现在且听我的偈句:

  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亦无种,无性亦无生。”

  弘忍大师又说:“达摩祖师初到中原,人们都不相信他,便以这件袈裟作

  信物。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心只是以心传心,重在让人们自己心开意解、自

  悟自证。自古以来,佛门只是佛法真谛代代相承、师徒之间以心传心,密付识

  见本心的佛法大意。衣钵是争夺的祸端,只传到你为止,不要再传下去了,否

  则会有性命之忧。你必须赶紧离开此地,担心有人加害你。”

  惠能问大师:“我到什么地方去呢?”

  弘忍大师说:“到叫‘怀’处就停下来,遇到‘会’时就隐藏起来。”

  惠能在三更时授领了衣钵,说:“惠能原是南方人,向来不认识这里的山路,怎样出山到达长江口呢?”

  五祖说:“你不要担忧,我自送你出去。”@

  祖相送直至九江驿④。祖令上船,五祖把橹自摇。惠能言:刈“请和尚坐,弟子合摇橹。”祖云:“合是吾渡汝④。”惠能日:“迷时师度,悟了自度。度名虽一,用处不同。惠能生在边方,语音不正。蒙师传法,今已得悟,只合自性自度。”祖云.“如是!如是!以后佛法,由汝大行。汝去三年,吾方逝世。汝今好去,努力向南。不宜速说,佛法难起。”

  惠能辞违@祖已,发足南行,两月中问,至大瘐岭④,遂后数百人来,欲夺衣钵。

  一僧俗姓陈,名惠明,先是四品将军,性行粗糙,极意参寻⑤,为众人先,趁及惠能。惠能掷下衣钵于石上,日:“此衣表信,可力争耶。”能隐草莽中。

  惠明至,提掇@不动,乃唤云:“行者!行者!我为法来,不为衣来。”

  惠能遂出,盘坐石上。惠明作礼云:“望行者为我说法。”

  惠能云:“汝既为法而来,可屏息诸缘④,勿生一念,吾为汝说。”

  明良久,惠能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

  惠明言下大悟,复问云.“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有密意否?”蓬鱼

  ①九江驿:今江西九江。譬

  ②合:应该,理应。在佛典中,常有描写释迦牟尼佛以渡河比喻渡过生死苦海的故事。

  ③辞违:告辞,离别。

  ④大庾岭:在今江西省大庾县南、广东省南雄县北,是五岭之一,是古代

  南北交通的关口,本名塞上,又名梅岭。

  ⑤极意参寻:费尽心思追踪寻找。

  ⑥提掇:提取。

  ⑦屏息诸缘:抛开一切杂念。黔

  弘忍大师把惠能一直送到了江西九江。弘忍大师让惠能上船,他亲自摇H:橹。惠能说:“师父请坐,应该由弟子摇橹。”弘忍大师说:“应该由我度你馘才对。”惠能说:“我迷误的时候,是师父度化的;我开悟以后,就应自己度

  自己。度的名称虽然只有一个,但用起来却有不同。我出生在边远地区,语言

  不正,承蒙导师传授佛法,现在已经开悟,就应该用自己的自性度自己。”弘

  忍大师说:“很对,很对。从此以后,佛法就要靠你去广泛传布了。你离去三

  年以后,我就要离开人世间。现在你就好好去吧,要努力向南走,不要过早地

  宣讲佛法,因为这些年内佛法很难兴盛的。”

  惠能告别弘忍大师以后,出发往南走,大约两个多月,来到大庾岭。没有

  想到后面有好几百人追了上来,要夺他的衣钵。

  有一个和尚,俗姓陈名惠明,出家前曾是个四品将军,性情粗鲁,费尽心思要抢回衣钵,他跑到了最前头,很快就赶上了惠能。惠能把衣钵扔到了石头上,说:“这件法衣只是表示法信,可以用强力来抢夺吗?”随后,惠能躲进了草丛中。

  惠明赶到,想拿袈裟却拿不动,于是喊道:“行者,行者,我是为佛法而来,不是为衣钵而来。”

  惠能于是从草丛中出来,盘坐石上。惠明向惠能施礼说:“我希望行者能为我讲佛法。”

  惠能说:“既然你是为求法而来,就应当抛开心中的杂念,我便给你讲。”

  惠明静思了很久,惠能才说:“不要思量善,不要思量恶,在这样的时候,哪个是惠明您上座的本来面目呢?”

  惠明立即大悟,接着又问:“除了刚才所说的密语、密意以外,还有什么密意吗?”@,

  惠能云:“与汝说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密在汝边。”V

  明日:“惠明虽在黄梅,实未省自己面目。今蒙指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今行者即惠明师也。”

  惠能日:“汝若如是,吾与汝同师黄梅。善自护持。”

  明又问:“惠明今后向甚处去?”

  惠能日:“逢袁则止,遇蒙则居④。”

  明礼辞。

  惠能后至曹溪④,又被恶人寻逐。乃于四会④避难猎人队伍,凡经一十五载,时与猎人随宜说法④。猎人常令守网,每见生命,尽放之。每至饭时,以莱寄煮肉锅。或问,则对日:“但吃肉边菜。”

  一日思惟:“时当弘法,不可终遁。”遂出至广州法性寺④。值印宗法师@讲《涅粲经》④。时有风吹幡④动。一僧日:“风动。”一僧日:“幡动。”议论不已。

  惠能进日:“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一众骇然。印宗延至上席⑨,征诘奥义。见惠能言简理当,不由文字。宗云:“行者定非常人,久闻黄梅衣法南来,莫是行者否?”

  惠能日:“不敢!”宗于是作礼,告请传来衣钵,出示大众。宗复问日:“黄梅付嘱,如何指授?”惠能日:“指授即无,惟论见性,宗日:“何不论禅定解脱?”惠能日:“为是二法,不是佛法,宗又问:“如何是佛法不二之法?不论禅定解脱。”佛法是不二之法⑩。”

  惠能日:“法师讲《涅粱经》,明佛性,是佛法不二之法。如高贵德王菩萨@白佛言:‘犯四重禁@,作五逆罪@及一阐提@等,当断善根佛性否?’佛言:‘善根有二,一者常,二者无常,佛性非常非无常,是故不断,名为不二。一者善,二者不善,佛性非善非不善,是名不二。’蕴之与界@,凡夫见二,智者了达其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佛性。”热

  ①逢袁则止,遇蒙则居:意即遇到地名中有“袁”字的地方就停下来,遇焖到地名中有“蒙”字的地方就居住下来。黼

  ②曹溪:在今广东韶关市南。由于惠能曾在此传法,所以“曹溪”成为禅宗南宗的代称。

  ③四会:今广东新会。

  ④随宜说法:根据不同情况灵活方便地宣讲教义。

  ⑤法性寺:唐代寺名,在广州故城西北。宋以后改称广孝寺。

  ⑥印宗法师:唐代僧人,吴郡(今江苏吴县)人,精通《涅粲经)),开元元年(七一三)去世。

  ⑦((涅架经》:全称((大般涅榘经》,北凉昙无谶译,四十卷,也称《北本涅

  粲经》。意译本有东晋法显译的《大般泥洹经》六卷,另有南朝宋慧观与谢灵运

  等以昙无谶译本为主,对照法显译本改编成《大般涅椠经》三十六卷,称((南本

  涅檠经》。((涅粱经》主要宣扬佛身常在和“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的思想。

  ⑧幡:佛教的法物,窄长垂直挂起的旗子。

  ⑨上席:座位中尊位。

  ⑩不二之法:不二,也称“无二”、“离两边”,指对一切现象、事物都打消

  分别的认知,这种认知是反映了佛教平等无碍、扫除执著的智慧。“不二”也是

  “真如”、“佛性”的别名。

  ⑩高贵德王菩萨:全称“光明遍照高贵德王菩萨”,《涅粲经》中有关此菩萨

  的描述。

  ⑩四重禁:指淫、杀、盗、大妄语四戒,犯了这四戒被认为是极重罪(四波罗夷罪)。

  ⑩五逆罪:五种大罪。一般指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这五种逆恶之罪。⑩一阐提:不信佛教,断灭一切善根的人。⑩蕴之与界:即指五蕴与十八界,亦称阴界。惠能说:“和你讲了就不是秘密了,你如果能够自己反省自己,密意就在你身边了。”

  惠明又说:“我虽然在黄梅这么多年,但的确还没有省悟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承蒙指点,就像人饮水一样,是冷是热只有自己知道。现在,您就是我的师父了。”

  惠能说:“你如果能这样,我和你同以五祖弘忍大师为师,好好自行护念吧!”

  惠明又问:“我今后到哪里去呢?”

  惠能说:“到了有‘袁’字的地方就停下来,到了有‘蒙’字的地方就居住下来。”

  惠明于是向惠能施礼告别。

  惠能后来到了曹溪山,又被恶人追赶。为了避难,他到四会这个地方和猎人们住在一起,前后达十五年之久。这段时间,他常常对猎人讲说佛法。猎人们常叫惠能看守兽网,惠能每次看到动物落网,就把它们放了。每到吃饭的时候,惠能都要放一把蔬菜煮在肉锅里,有人问惠能,他就说:“我只吃肉旁边的菜。”

  一天,惠能想:“现在是弘扬佛法的时候了,不能总是隐藏。”于是惠能出山,来到广州法性寺。正逢印宗法师在讲解《涅椠经》。当时,微风吹着幡旗左右摆动。一僧人说:“风动。”另一僧人说:“幡旗在动。”二人争论不止。

  惠能走上前去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仁者的心在动。”

  众人听后都十分惊讶。印宗法师把惠能请到尊位,请他讲解佛法的大义。见惠能言语简炼,说理准当,印宗法师便问道:“行者一定不是平常的人,早就听说黄梅山弘忍大师传给衣法的人要到南方来,这个人是不是你呢?”惠能说:“不敢!”于是印宗向惠能施礼,请惠能把弘忍法师传授的衣钵,拿出来给大家看。印宗法师接着又问:“黄梅弘忍大师把佛法托付给你时,是怎样传授指点的呢?”

  惠能说:“并没有传授指点什么,只讲如何明心见性,不讲修禅定得解脱。”

  印宗问:“为什么不讲修禅定得解脱呢?”惠能说:“因为修禅的见性和禅定解脱二法,并不是佛法,佛法是无彼无此的不二法门。”

  印宗又问:“什么是佛法的不二法门呢?”

  惠能说:“法师,你讲的《涅粱经》,讲的‘明佛性’就是佛法不二法门。就像高贵德王菩萨对佛说:‘犯四重禁戒和五逆罪以及不信佛法的一阐提,应当断除他们的善根和佛性吗?’佛回答说:‘善根有二种,一是常,二是无常,佛性既不是常也不是无常,所以不会断绝,这就叫做不二法门。一是善,二是不善,佛性既不是善又不是不善,所以也叫做不二之法。’再说五蕴和十八界,一般人只知道它们的差别,但有智慧的人的认识却深刻而通达,认为世界上一切事物本性亦无差别,这个没有差别的本性就是佛性。”

  印宗闻说,欢喜合掌④,言:“某甲②讲经,犹如瓦砾;仁者论义,犹如真金。”于是为惠能剃发,愿事为师。惠能遂于菩提树下,开东山法门@。

  惠能于东山得法,辛苦受尽,命似悬丝。今日得与使君④、官僚、僧尼、道俗同此一会,莫非累劫之缘④,亦是过去生中供养诸佛,同种善根,方始得闻无上顿教得法之因。教是先圣所传,不是惠能自智。愿闻先圣教者,各令净心。闻了,各自除疑,如先代圣人无别。一众闻法,欢喜作礼而退。

  ①合掌:也称“合十”,左右手并拢对合,表示施礼。

  ②某甲:可以指他人也可以指自己,这里指自己。

  ③东山法门:东山,指湖北黄梅县双峰山的冯墓山,该山在黄梅县境东,故名。弘忍大师曾于此弘教,所以称其禅法为“东山法门”。

  ④使君:古时对刺史的尊称,这里是对韦璩的尊称。

  ⑤累劫之缘:缘,很长一段时间。累劫之缘,即指积累许多劫所结下的缘分。

  印宗法师听惠能的说法以后,十分高兴,合掌施礼说:“我讲经,就像砖头瓦块,而仁者您讲经论义,句句如金。”于是印宗法师为惠能落发受戒,并愿拜惠能为师。惠能于是就在菩提树下,开讲东山顿悟法门。

  惠能在东山得法以后,历经艰辛,常伴有性命之忧。今天能和刺史官僚以及僧、尼、道俗共在这法会中相聚,这都是历经许多劫结下的因缘,也是前世诸位供养佛菩萨,共同种下了善根,今天才有缘在此听闻佛门顿教。佛门顿教是先圣前贤代代传承而来的,不是惠能一个人的聪明智慧刨造的,凡是愿意听先圣教谕的人,先要清净自心。听到佛法后,希望各自去除心中痴迷障惑,与前贤先圣同入佛道。

  大家听了惠能的解说经法,十分高兴,施礼而散。

关键词:六祖坛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