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智

您的位置:国学智 > 宗教 > 佛教 > 佛经大全 > 六祖坛经 >

坛经:善知识的般若智

作者:国学智 栏目:六祖坛经 时间:2015-03-19 点击:

  坛经:善知识的般若智

  今天要讲善知识。什么叫善知识?凡是信佛的善男信女,都可以称为“善知识”。善知识这三个字,是一个代名词。慧能开示善知识,第一条就是“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来有之,只缘心迷,不能自悟”,就是讲每个人都有一个般若的智慧,可是如果你陷入了迷障,就是我执或者法执,就是烦恼障或者所知障,你的烦恼就不能解脱。这个迷障来源于自己,也来源于客观的事物。我们可以使自己烦恼,也可以使自己不烦恼,我有个办法,是我自己多年积累的一个经验:当我烦恼的时候我就想,我今天有烦恼,如果烦恼了我就能解决问题,那么我就继续烦恼下去;如果不能解决问题,那么我就要快乐。一个人快乐的时候,身心俱佳、六脉调和,非常愉快,这时候头脑里的聪明智慧都会发挥出来,身体机能也处于健康状态,解决问题就多了很多的法门。有八万四千种烦恼,就有八万四千个法门,这都得自己找到,要能够自悟。

坛经:善知识的般若智

  第二点,慧能告诉我们,“世人口念般若,不识自性般若”。口吐莲花、心存剑戟,这样的人千万要注意。口念般若,他不是心里出来的自性般若。自己心里冒出来的智慧,才是本真存在的智慧。

  第三点,“心量广大,犹如虚空,无有边畔,亦无方圆大小,亦无青黄赤白,亦无上下长短,亦无嗔无喜,无是无非,无善无恶,无有头尾。”世界本身是空,却能含容万事万物,世人本性之空,也应该像宇宙一样,无分别心,即是大。

  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里,有时候加一个“摩诃”,称为“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为什么加一个“摩诃”呢?这就是大、大智慧,一个人小家子气,你和这样的人交往,一定会遇到种种的困难。如果我们有一点儿佛心的话,就会感到和他交往不困难,他不是小心眼吗?我广大同情包围着他的小心眼,我的广大慈悲,使他从困惑里解脱,他感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现在对罪犯的教育应该采取这样的办法,不要老是讲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重新做人、改恶从善。口号只能起一时一际的震慑作用,要从心灵里解决他的问题,就是要用他的本真也存在过的般若智慧。你说强盗没有过般若智慧吗?有啊,他们也有过纯洁天真的童年。那个时候他的心灵里没有渣子,他是以一个完全美好的眼睛看世界。

  如果心量广大犹如虚空的话,那么你能包容的东西就多。为什么讲“六十而耳顺”呢?耳顺不光是现在讲孔子到了六十岁,正面意见和反面意见都能听了,不是那么简单。六十而耳顺是讲在听言论的时候,他立刻有个本能的选择,而这种本能的选择,绝对是符合客观真理、完全虚空的。我想对我们大部分人做不到,可是我们在心里要有这样一个追求,就是提醒自己,我是心量太小了,或者心量不够大。客观对象纵然有好多毛病,却也说明我缺乏慈悲,因为佛的慈悲是遍列一切法相、遍列六界众生的,心量广大,遍周法界。法界是什么?法界就是万物,这个“法”字有时候在佛经上是佛法,而在这里,法界就是宇宙万有,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就是讲没有分离的事情。我们是宇宙整体里面的一个存在,我们和宇宙万有是一体的,我的心量包容着宇宙万有,因此宇宙万有就是我,我就是宇宙万有。这个“心”就是王阳明所讲的本心,而这个本心是无是非、无区别、无大小,一切皆无的空。有了这样空明的心灵,判断事情的时候就不会执象以求,就不会一根筋地往死里刨。心体无滞,即是般若。这个就是智慧,就是心体无滞。我们经常心有挂碍,看见人就不顺眼。你看所有人都不顺眼,人家看你也不顺眼。

  我记得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里讲,一个人周围的形象大体是自己造成的,这个符合佛的道理。你如果是一个一毛不拔的吝啬鬼,周围一定没有多少挥金陌上郎。谁对你大方?谁也不对你大方。如果你是一个真正大方的人,口袋里只有五六块钱,来了好朋友,把它倾囊而出,这比亿万富翁拿出几万块钱招待人还要可贵。大家知道这是个非常慷慨的人,大家对他也慷慨。一个爱用心计的人,周围的人都对他有心计;一个没有心计的人,你对他用心计,他自己都不懂。他没有对人用心计,他人很好,这样的人是什么呢?在生活里,这样的人不是笨人,而是能够看透一切、心量非常广大的人,这个就是般若智。

  在般若智的下面,慧能就谈到般若行,“一切处所,一切时中,念念不愚,常行智慧,即是般若行”。在一切的空间和时间中,你的每一念都不是愚蠢的,愚是相对智的,愚包括奸诈、恶、鬼祟或者整人等。千万不要有整人的想法,整人最后都是整自己。在《约翰•克利斯朵夫》里面,他的母亲说,她把自己的一切苦难,都归于自己造成的,而把自己的一切幸福,都归于上帝。有了这样的宗教信仰,她很容易平和地生活。她是个很质朴的人。罗曼•罗兰讲,一个朴实的人比较容易接近上帝。我也可以这样讲,一个朴实的人,比较容易接近佛,正像王阳明所讲,我看到满街的人都是圣人,那么满街的人看到我也是圣人。有这样的眼光,社会不和谐才怪。

  有人讲,范曾,你现在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今天听完你的课,还要去打夜工,还要去买油盐酱醋,你在这儿讲佛法倒讲得挺潇洒,要叫你去买油盐酱醋,你去不去?我去,为什么?我年轻的时候就这样。年轻的时候,为了不使自己的灵魂受经济的约束,从历史博物馆到我住的地方,我一路上走,目不斜视,因为什么呢?因为第一我当时没有钱,街上卖的吃的东西,我不看,不看就不能勾起我的食欲。有一天,李苦禅的儿子李燕来了,他买了包开花豆放在我桌上。我一尝,我说天下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吗?吃开花豆会这么惊讶。他说,就是你门口的摊儿上买的。我没有看,要是我当时左顾右盼,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约翰•克利斯朵夫》中不是讲过吗?清贫不仅是思想的导师,也是风格的导师,它使精神和肉体都知道什么叫淡泊。我当时真的写了“淡泊”两个字,挂在家里。淡泊明志,对不对?我想一个人的一生之中,都会经历各种的情况,在任何时间、任何条件和任何地点,都不要忘记自己的本真之心里,这块善地福田,会使你成就自己的未来。我想,这个东西对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要。

  戒、定、慧,我们要戒很多,譬如讲自己出语不逊,骂人、吵架、行为不端,都是佛家要戒除的。戒除了以后,你要入定。入定是为了思考,入定是一个行为,而慧是入定之后,能够发现自己心灵里本身存在的般若。定和慧是同一个行为,是不可分的。定时正是慧,慧时也是定。所以讲戒、定、慧,把“贪、嗔、痴”去掉,变为“戒、定、慧”,是我们检点自己形骸的一个很重要的方法。一个般若就能够生八万四千个智慧,而世人有八万四千尘劳烦恼,那么这个智慧,就是解除你的烦恼的法门。用什么法门对什么烦恼,譬如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你这个烦恼产生了以后,你怎么解除?

  就以笑来说,如果是从胸腔发出来的,这个人也还可以;就怕笑是从喉咙里出来的,更可怕的是从鼻子里出来,这基本是修罗道、饿鬼道的,还有更可怕的,皮笑肉不笑,一秒就收起来的笑最可怕。这样的笑,可是我们也还得有。佛家的广大慈悲,无论怎么笑的人在我们面前,我们都认为他是真诚的。他就是虚伪地笑,他也会渐渐变得真诚起来。我是今天讲佛学,就讲到了一些生活经验,凡是你遇到很大的困惑和困难的时候,一定要记住“放下”两个字。佛家有“放下”二字。放下即如来,放下你就是佛。如来是个大智慧的体现。我们能够把什么事情一下子放下,就能够很好地生活。

关键词:坛经知识般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