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学智 > 人文 > 故事 >

哲学的制高点归道家所有

作者:国学智 栏目:故事 时间:2015-04-01 点击:

  哲学的制高点归道家所有

  为了帮助大家进一步认识道家思想的现代意义,深入了解道家文化对现代文明的启迪和先知作用,我们运用当代哲学的思想,来剖析老子“道统论”和“德顺论”哲学思想,及其对中国文化和世界文化的影响和作用。

  《道德经》的哲学思想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体现在了《道经》部分;第二,体现在老子形而上的哲学之道上。老子的道统哲学,用简单明白的话语,进行了科学的总结,体现了中华民族高度的理性思维。从道家道统哲学的特征看,道统万物,任何科学理论也逃不出老子的宇宙道、天道、地道、人道,可以说老子永远都站在哲学的制高点。著名学者熊春锦说:“老子在近代被世界各国学者称之为‘东方的巨人’,赞誉为是中国和世界的‘第一哲人’。”

哲学的制高点归道家所有

  第一,道统万物,老子创立的道统哲学

  中国文化的本质是道统文化,无论是道家、儒家、法家等,虽然各家的理论政见不一样,但是各家都没有离开“道”;虽然在道中有大道和小道、天道和人道、君道和臣道、自然道和社会道、宇宙道和天地道、哲学道和实体道等的差别,但是都以天道论人事,以人道顺天道,这样就和西方的基督文化一样,虽然新教、旧教之间会发生水火不相容的战争,但是他们都是信仰基督的,基督文化的本质是一致的。

  下面我们来看一看“天道”、“人道”是怎么出现的?

  关于“道”这个字,殷周时期的金文中己经出现了,当时的“道”指的是路的意思。《易经》中“道”出现四次,也是指路,如《易经•履》说:“履道坦坦。”《诗经》曰:“道阻且长。”也指道路。而《尚书》中的“道”,意义就更加广泛,拓展为言说、方法等。

  从春秋时期开始,出现了天道和人道的说法。所谓“天道”,是指曰月星辰运行的轨道,天气变化遵循的法则。春秋末年越国的大夫范蠡说:“天道盈而不溢,盛而不骄,劳而不矜其功”;“天道皇皇,日月以为常,明者以为法,微者则是行。阳至而阴,日困而还,月盈而匡。”(《国语•越语下》)

  与天道相对应的,便出现了“人道”。所谓“人道”,就是人之所以能够称为人的根据和原则,这其中就包括了人的自然本性和道德伦理规范,以及社会群体的典章制度、组织原则等。如《国语‘晋语》说:“想到欢乐就高兴,想到危难就畏惧,人之道也。”《左传》也说:“天灾流行,输粮救灾,抚恤邻里,此亦为道。…‘忠信笃敬,上下同之,天之道也。”

  出现了天道、人道,自然也就有了天道与人道的区别和联系。子产在《左传》中关于火灾是这样描述的:“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何以知之?”《左传》中齐国晏子也说:“天道不谄,不贰其命,若之何禳之?”正所谓“天道无亲,唯德是授”。

  这些关于天道、人道以及两者之间关系的研宄,使得“道”这一概念开始出现性质上面的变化,这对中国哲学道范畴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规范了中国哲学中道论思想演变发展的基本方向。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老子所创立的道统哲学。

  春秋时期,百家争鸣,道家创始人老子,鄙视仁义,注重自然与天人的关系,着重在天道方面进行研宄与发展,创立了大道学说。儒家创始人孔子,很少言及天道,但是他却非常注重人际关系的研宄,重点研宄了人道方面,创立了伦理学说。道儒两家从不同的角度共同发展了道的思想,共同提高了中华民族的理论水平。

  当然,这里面贡献最大的就要算是老子的《道德经》,尊道而贵德,他第一次使“道”摆脱了一切感性的东西,使之成为具有普遍性的最高哲学概念。从此,中国哲学便以道论为基石,进而发展出各种形态的理论体系。可以说,从老子开始,中国才形成了真正的哲学形而上学,所以《道德经》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只要懂得基本哲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古今中外哲学所要解决的无非是三大问题:一是宇宙和世界的本原是什么,人们称之为哲学发生论,即本原论问题;二是世界变化的秩序和规律,人们称之为哲学存在论,即本体论问题;三是社会与人生的理想问题,人们称之为哲学价值论,而老子的道论就非常圆满的解决了这三个哲学问题。

  首先,老子“道生万物”等本原道思想,奠定了中国哲学发生论的基本模式,其本原论思想也被后世儒家等各家先后学习和模仿。其次,老子“道常无为”等本理道思想,提出了哲学存有论,开创了中国哲学新的本体论思想。再次,老子“道法自然”思想,奠定了中国哲学的核心价值论,只有尊道的行为才是贵德的。

  从此,道不仅成为道家、道教的最高信仰,也成为了中华民族最高的真理,因此道文化也成了中华文化的核心内容。从古至今,多少圣贤志士把自己一生的精力都竭力于道的思想上,为的就是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有价值,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但是先秦的儒家、法家等百家文化,它们的本质都是政治伦理的文化,

  都局限在礼治、法治、德治、人治等治国方面,都是形而下的具体君道、臣道等,缺少形而上的哲学基础。可以说,老子为人类建立起了一座道的灯塔,诸子百家聚集在这座灯塔的周围,时时刻刻感受着灯塔带来的光芒。换句话说,老子的道论是超乎学派的,没有任何界线的,一切愿意穷根宄底和需要安身立命的理论,都要到大道里面去寻找答案。

  第二,道统万物,老子提出两种哲学本体论

  老子之道的哲学内涵相当丰富,但我们通过分析还是可以把它划分为两大含义,其一是天地之源、万物之母、生命之始,我们简称为“母体道”;其二是运动之理、运行法则、自然法则、终极规律,我们简称为“规则道”。这两类道确立了老子道的本体地位和作用,是老子哲学的最高范畴。就像前面所说的一样,春秋末期的“道”已具有哲学的意味,开始成为一个哲学范畴,老子的“道”正是在春秋时期天道、人道的基础上提出和升华的,因而在用法上,不可能不与天道、人道没有联系。但更为重要的是,老子提出了“常道”的概念用来表示“道”的特质,这样也就表明了老子的道是不同于一般的道,它是老子哲学的最高范畴。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道生万物,老子“母体道”的实质。

  古典哲学中探索世界本原的形而上学的理论,就是“母体道”的实质。

  亚里多德认为,形而上学就是本体论,是第一哲学。老子认为道是宇宙的本源,是宇宙之本、天地之源、万物之根、人类之始,所以,老子之道具有万物本原的意义,明显是形而上的抽象,是老子哲学的本体论。

  老子“母体道”是对世界本原形而上的抽象,具有哲学上本体论和本原论的双重含义。《道德经》第二十五章中写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日道,强为之名日大。大日逝,逝日远,远日反。”《道德经》第四章赞叹说:“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老子进一步提出了道的两种形态“有”和“无”,用来阐述道形而上的宇宙生成观。老子《道德经》第一章指出:“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德经》第四十章又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句话的意思是:天下的万物产生于看得见的有形质,有形质又产生于不可见的无形质。

  老子认为,尽管“无”是宇宙最原始的状态,但这一原始状态并不是真正的无,在它朦朦胧胧、浑然一体之中,孕育着天地万物的基因,这就是“精”。西汉时期的道家学者曾经比喻说,“老子之道就像一个鸿卵一样。鸿卵看上去什么也没有,既没有头又没有尾,既没有翅又没有腿,可是孕育着鸿的一切。”道看上去什么也没有,可是却孕育着世间万物的一切。

  我们了解了“母体道”,再来看看“规则道”,老子的“规则道”是存在型本体论。

  老子的“规则道”,是客观事物普遍运动规则的形而上学抽象,是事物的普遍属性,这种普遍属性更是存在者能够存在的依据和原则,是能够存在的根本原因,也就是亚里士多德所称的“存在之因”、“第一因”或者说“第一原理”。

  老子《道德经》中对无为“规则道”大加赞赏,其描述就有十处之多。

  例如《道德经》第十四章中:“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第二十一章中:“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第二十五章中:“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第三十四章中:“大道泛兮,其可左右。”第四十章中:“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等等,这些都是老子所预想的最高的哲学范畴的“规则道”。

  【国学小讲堂,人生大智慧】

  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雍之言然。”

  仲弓问子桑伯子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这个人不错,就是行事太简约了。”仲弓说:“考虑事情谨慎,做事简明,用这样的方式治理百姓不可以吗?考虑事情简单粗糙,行事也一样,这是不是太马虎了?”孔子说:“你说得对。

  政策具体的操作方式一定要简便,让百姓一看就明白,让工作人员操作起来很方便,因为过度繁琐会增加社会的成本,所以在为政上,能简单的一定要简单。

  【品故事,明心志】

  以柔克刚

  朱元璋的妻子一一马氏,她为明王朝的建立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据《明史》记载,朱元璋起事之初,在郭子兴手下从军,由于郭家兄弟的吝啬,朱元境常常连饭都吃不饱。马氏就暗地里从厨房偷出炊饼揣进怀中送给朱元璋,而她自己却经常挨饿,这使朱元璋深为感动。

  后来,朱元璋以红巾军将领的身份转战南北时,马氏就经常提醒朱元璋,要注意收拢人心,不得抢夺和破坏老百姓的财物,要虚心接受宋献策、朱升等人的建议,做到“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朱元璋十分重视马氏的这些意见。

  后来,马氏被册立为皇后以后,还是关心国事,勤于内治,以自己的言行影响着朱元璋。

关键词:哲学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