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智

您的位置:国学智 > 哲学 > 老子 >

老子从天道悟人道

作者:国学智 栏目:老子 时间:2015-03-16 点击:

  老子从天道悟人道

  两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时代,不是我们今天所想的世界,那时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想宇宙本体的问题,更很少有这方面的著作影响到今天。比老子晚将近两百年的亚里士多德认为,地球在宇宙的中心是不动的,太阳绕着地球转。当时的希腊人如果没有依据,就不会这样讲,他们的思维是逻辑的、推演,而中国人的思维是大而化之的、直抵灵府的。中国人的这种思维奇妙无比,一直到现在的实证科学,还觉得它有魅力。谈哲学,亚里士多德当然非常伟大,等到十六世纪,哥白尼写出了《天体运行论》,他说地球是圆的,地球是绕着太阳转的。有多少年了?一千九百年过去了,要知道,哥白尼当时写《天体运行论》的时候非常艰苦,因为当时宗教裁判所的力量还非常强,他们始终认为地球是不动的,而哥白尼说地球是动的,那岂不是荒唐吗?等到他弥留之际,这本《天体运行论》他才看到。可是在中国,从老子的时期到今天,没有这一步步的发展过程。可是我想,作为一个哲学的思维来讲,老子的思想被黄老道一一道教的前身吸纳了,成为中国的一个本土宗教道教,这就是老子了不起的地方。

  《道德经》前三十七节是《道经》,后四十四节是《德经》,可是《道经》里也有谈到德的,《德经》里也有谈到道的,它不像西方著作那样有严密的逻辑思维。中国人是感悟归纳的思维,它就显得非常有意味。在非常玄妙的思想之中,还有老子诗意的判断。学过诗的人一定知道,朦胧是诗的一个最重要的境界,“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我是非常喜欢作诗的人,我还写了副对联:

老子从天道悟人道

  无中生有,有无相生,老子遐思披宇宙;雾里赏花,花雾共赏,诗人本性在朦胧。

  朦胧是诗的一个最高的境界,而现在大家更多地将道德看成伦理学范畴。作为老子书名的“道德经”三个字,其实有不同的含义。老子的《道经》就是讲宇宙的本体,《德经》就是讲人的本体。《道经》和《德经》加一起,就叫“老子”。后来的道家们为了高其地位,就叫“道德经”。在《四库全书》这样的书里面,不会把《道德经》列入经部中。《四库全书》中经部的书都是最重要的儒家著作。中国的学问是儒家思想为主体的,因此老子和庄子就列入了子部。道家希望这些书也成为经,所以称《老子》为“道德经”,称《庄子》为“南华经”。所以,大家不要把它理解为一个伦理学的著作。

  老子的这本书,其实是比较难讲的。难讲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无中生有,有无相生。宇宙的本初是一种什么状态?是一种恍惚,恍惚里依稀有些东西,有夷、

  希、微等基本的粒子元素,它们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在巨大的运动中,可以作为天下万物的母亲。开始渐渐有了最初有的东西,也是无象之象、无状之状,看不出什么。这种宇宙生成的假说和英国剑桥大学霍金的宇宙大爆炸学说,在某些地方有些相通。可是我想,霍金的这个说法,在今天也还是一个大人的童话。

  老子作为一个大思想家,为什么会产生那么有意味的思想?老子的哲学里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能够“知其白而守其黑”“知其雄而守其雌”,能够“知其荣而守其辱”,一个人处在一个蓄势待发的状态,乃是他最强有力的时候。三国时期,诸葛亮的很多思维受老子哲学的影响。他在《隆中对》里对刘备讲,现在我们处在弱势,曹操己经拥兵百万,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可以与之交锋,而孙权据于江东,经过三代了,国险而民附,可以作为你的援助。我们两家的力量,单独的一家与曹操相比都不行,而曹操能够取得当时的地位,也是以弱胜强。他在官渡之战以前,兵不多,名也很小,可曹操能够克袁绍、以弱胜强,不光是因为天时,还因为人谋,就是曹操当时将以弱胜强的谋略琢磨透了。可是,他在赤壁之战的时候忘记这一点了,东吴和刘备单独和曹操对抗都不行,所以诸葛亮联吴抗魏,那是当时以弱胜强的无上法宝。你看现在很多画中诸葛亮都戴着道士的帽子,拿着羽毛扇,这不是儒家的风范,也不是佛家的风范,而是道家的风范。诸葛亮是以道家的思维,来考虑怎样居卑而处微、蓄势待发,因此赤壁之战时大获全胜。

  老子还说“不战而屈人之兵”,不需要战争而使敌军投降,这是老子最重要的思想,因为老子认为大兵之后必有荒年,打仗不是一件好事。老子最希望的是什么呢?是一个有兵器而不用的时代,他希望社会所有的老百姓,能够“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吃得很香,虽然是地里的黄瓜、白菜,但没有农药,大家过着很好的田园生活。他当时最同情的还是下层的人民。所以老子有一段话讲,“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天道是减损有余的,用来补给不足的;而人道总是减损不足的,用来供给有余的。

  有对老子完全误解的人。台湾的大儒钱穆说,在老庄想象中的返本复始,就是回归到宇宙本体,回归到宇宙的初始,其实是一种不切实际、无历史根据的闲惰的生活。道家的思想只有个人自由,而没有互相扶助,无所谓自由协议与自由联合,无所谓团结与民主精神,老庄都没有一种到民间去的精神,没有发动激烈的社会运动的热情,没有革命前进的勇气和胆量。这是要求老子成一个革命家,那是做不到的。老子在两千五百年前,地位不高,他是个能思想的人,当时不光是他不行,连周天子号召人都不行了,希望他去号召革命,去号召激烈的社会运动,是不现实的。

关键词:老子天道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