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学智 > 礼俗 > 伦理 > 礼义廉耻 >

德征、德政、德行的全面解释

作者:国学智 栏目:礼义廉耻 时间:2015-10-22 点击:

  德征、德政、德行的全面解释

  德征

  龙山时代中国大地上的人类生活以族为单位,人口密度增加后,族与族之间的接触亦增加,需要符号来表示族间分别,“德”的观念便应运而生,它的原意是人的外貌及由此引申出的“特质”。“人”是指同族的人而非个人,人们是为了分辨小,同族才需要“德”或“特质”这样的观念。特质最初源自外观,最容易分辨族问不同的是服饰。比如说三苗的“髢首”,异于中原诸族的“冠笄”、羌人的“括领”和越人的“制发”。髢首即用麻来束发,在中原地区,只有女人服丧时才取此发式。共同服饰的一个重要作用是在战场上分辨敌我,这是“同德同心”的最早起源,图腾和族徽都跟这个作用有关。“少昊以前,天下之号象其德”(《史记集解》),德在母系社会的表征就是图腾。图腾分辨氏族,“战国时期以上之文字,凡称物,皆可以图腾解之”。夏商王朝在胄铜礼器上刻上的“百物”,就是各部落的图腾形象。以前不同其族不祭其神,是以周文王太史有遗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夏禹时铸“贡金九枚,百物为之备”的意思,就在显示共主的包容力,有权祭祀别族祖神。“西物”其实是各种德的结集,那时还未创造出“龙”来代表共同之德。父系社会开始后,阁腾逐渐式微德”便改由“族姓”来代表。接受了父系习俗的《闻语,浮语》作者在评述黄帝时的情况说同姓为兄弟,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同姓者二人而已,……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唯靑阳与苍林氏同于黄帝,故钎为姬姓。同姓之难也如是……异姓则异德,异德则异类。……同姓则同德,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黄帝处于过渡时期,后裔分隶不同父系和母系氏族,不同族者有不同的认同,不同族者有不同的德(图腾或姓)(王大有;王大有、王双有;李衡眉)。

  除了血缘,地缘也可成为“德”的由来。杜正胜先生从炎黄来由的分別来指出:,‘德”代表了不同居地者的特征。他引用“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的记载说明姬姜二姓之所以“异德”,是因不同地域之故。又引鲁国众仲之言天子逑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有土地才有姓,姓是统治权的象征,并非生而皆有姓也。所以黄帝之子二十五宗中,十一人没有姓,大概是因为没街统治地盘之故。乂引顾亭林所说古之得姓者,未有不本乎始封者也。”这时地缘和统治的关系,较之血缘更为密切(杜正胜,第551页)。

  德字也被用来指称风俗规制。例如在《国语,楚语》里说及少皋氏之衰也,九黎乱德。其后,三苗复黎之德。”作者认可九黎末乱前的风俗规制,而不认可三苗所复的。德也是人为习惯:“无若殷王受之迷乱酗于酒德哉!”(《尚书,无逸》)可见“德”字原属中性字眼,可好可坏,但后来也许用来叙述本族多了,认为本族的本质比别人好,德变成了正面字眼,太史公便以这个意思来形容一位商王的王徽的祖己嘉武丁之以祥雉为德,立其庙为高宗。”

  (《史记,股本纪》)无论德征用来分辨人我、好坏、服饰,还是风习,德都是“自然形成的”、一般族人可以分辨出来的特征。

  德政

  “德征”是德之征,这里的德字是一个名词。“德政”之德则可作动词或形容词用,意义也有了扩展。刘起钎先生留意到《商书,盘庚》里的德字,开始带上物质赐予,让臣下有所“得”的意思,这点被法家采用作君主的权术明主之所以导制其臣者,二柄而已。二柄者,刑、德也。何谓刑、德?杀戮之谓刑,庆赏之谓德。”(《韩非子,二柄》)(刘起钎,第330页)商书中德字还有几个不同的用法,皆跟德政无关。刘起钎说作为道徳之德意义的德字,在商代甲骨文是没有的。它是周代统治者开始提出的……股代尚没有形成德的观念,他们用杀戮的权威和上帝的权威来进行统治。他们把上帝的权看做是绝对的,一切休咎祸福完全是凭上帝的意旨无条件下降的,并不根据人的愿望来降祸福。他们遇亊要占卜,是在探明上帝意旨去做任何事情,而不问其德与不德。”(第263页)至于在反映箕子说法的《尚B,洪范》一文中出现的德字,“三德”是说三种统治的方式,并没有周代“德政”的意义。“比德”指朋比为奸,也不是迫徳之徳-只有“攸好德”是道德之德,……《洪范》的“攸好德”则是要臣民循规蹈矩地做专制下的顺民。所以虽然受时代影响用了周人“德字”,却没有周代“德政”的思想(第316页)。

  德从“自然形成”转辗至“人为”的过程,主要得力于周公把德字引申为正确的政策,及由此而“得”到的好处——行德政可以得天命。周公总结出商朝的亡闰经验,主要是争位、酷刑和过于迷信天命。他提出的预防方法除了建嫡长和封建制度,还强调德政。他向势力依然深厚的商代遗氐解释改朝换代的理由,是周族的先王推行德政,就像商汤一样争取到天命,取代复桀。德政的具体措施是爱民和慎罚。

  德政不但是政策上的企图,也用来代表领袖的功业.例如有德之人必有美报之。以土封之以国,名以为之氏。诸侯之氏则国名是也。”(《茛本纪,卍义》)又如帝嘉禹德,赐姓曰拟,氏曰有夏。”(《国语》)圣王之所以受到肯定,是他们都鞠躬尽瘁地为民服务,成就了功业:“黄帝能成命西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尧能单刑法以仪民;舜勤民事而野死;鲧郫洪水而殛死;禹能以德修鲧之功;契为司徒而民辑;冥勤其官而水死;汤以寛治民而除其邪;稷勤百谷而山死。”(《国语,鲁语》)以此相比,后世以五行五色的轮替来证明政权的合法性的“五德终始”说,只是迎合媚上的言辞罢了。

  德政意义在《周诰》和《诗》发挥得更淸楚,在《左传》和《国语》黾,德和刑对比的词屡见,德已成了爱民政策的代名词(何炳棣,第7页)。

  德行

  对于周公来说,德政并非表面上的政治宣传,而的确要靠它来保障那么艰苦得来的天下。收集在《尚书》中的文告,反复强调以前统治者失天下的原因,在于失民而失天意,提出积德保民以保天下的总纲。这些见解.在整个两周依然广泛在各地流传阜天无亲,惟德是辅。”(《左传,僖公五年》)“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国诏,周语》)都是希塑透过德政争取民意,以争取可改的天意。

  跟着的问题是:以什么东西来保障德政的推行呢?那时并无现代的三权分立或者大众传媒,天帝的意见也是透过人主来传达的,因此,周公把这种保障,寄托到领导者从内心对德的认同,和在行动上对德的体现。这种期槊望,可见诸《康诰》,广文王克明德。”《梓材》广肆王惟德用《召诰》广王其急敬德《君奭》惟文王徳延。”《大盂鼎》禀于文乇正德。”……《尚书》不厌其烦地告诚领导者“崇德”、“串德”、“作德”、“施实德”、“明德”、“敬德”,无一不是说君主要自己明德和敬德。德字从外在的政策,转化为君主的内在修养的经过.淸晰可考。此后,儒家再进一步把“德”提升作修炼行政能力的启门钥:“君子先慎乎德,宥德始有人,有人始有土,有土始布财,有财始有用。”(《大学》)中国哲学的内视和强调自觉的倾向,清楚地源自周初统治层的政治盅要。商王自信受命于天,不须透过内爷修养来维持政权。从这个意义来说,华复思想的独特性,包括集体主义、忧患意识、自觉精神、泛政治倾叫等等,很大程度上源自于周初(下面《易经》那一章还有讨论)。

  为了帮助君主修德,出现了对修徳的好处和方法的多种引申。治国是长期而且是冒险的生活,必须保持忧患意识,居安思危,以“制治于未乱”。若果能够“以公灭私,民允其怀”(《尚书,周官》),便可避免内心的不安:“作德,心逸曰休”,德遂成可作达致个人心安的手段。

  修德的主要策略,首先在于培养出“敬”的态度。周人提出的敬徳观念,成了中国文化的:歌要特色。对于这一点,徐复观先生把它跟宗教作出r一个梢辟的比较宗教的虔诚,是人把w己的主体消解掉,将己投掷t,神的面前时彻底皈归于神的心理状态。周初所强调的敬,是人的粘神,由敗漫而集中,并消解自己的官能欲望于自己所负的责任之前,凸显出自己的积极性与观性作用.敬宁的原来怠义,只是对外来侵宵的替成,这是被动的飪接反成的心理状态。周初所提出的敬的观念,则是主动的,反省的,因时是内发的心理状态……周人逑立r一个由“敬”所贤注的“敬德”、“明徳”的观念世界来照察,指导自己的行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正是中国人文精神最早的出现。而此种人文楮神,是以敬为其动力的,这便使其成为道徳的性格,与两方之谓人文主义,有其最大不M的内容。”“在以信仰为中心的宗教气氛下,人感到由信仰I衍得救,把-切问题的®任交给神,此时不会发生忧患意识,而此时的信心,乃是对神的信心。只有自己担当起问题的责仟时,才有忧患意识。这种忧患意识,实际足组蓄荇一种坚强的意志和奋发的褚神。’’(1984年,第21—22页)

  敬是态度,也是方法。有了敬意的,即使没有一个其体的If象在眼前,即使没街外来力tt的强制,也会认真去思行。就像拜祭祖先时的心境一样,祖先虽然已经逝去,存敬意者依然“祭如在”,透过“思其居处,思其笑语,思其志意”来突破存在的限制(曾昭旭,第227页)。

  孔子以《尚书》为课本,要把这种想法变为有约束力的原则《由于他有教无类,把限于贵族圈子内的教育开放给平民,于是原来对君子的德政训练,开始变成一般人的逍德标准。《论语》全书出现德字38次,除5次指恩迅、一次指纯品质外,其余大抵都是道德意义的阐述(刘起钎,第396页)。德字从君主应该推动的徳政和德行,被孔子超渡为平说也应该修炼的徳行。朱熹为儒学人门的《大学》,开宗明义便要阐明和扩展德行,第二步是亲民和教化民众,跟着提出达到至善境界之前的整套系统化步骤:格物,致知,诚意心,修身,齐家,治国,以及平天下。把个人德行到天下德政的修炼方法和步骤都共冶一炉,为华人理想人格和华夏理想社会提供出淸楚的实践程序。

  个人德行和社会政策的紧密结合,是华夏文化一大特征。在政权之以外,华人很难找到像两方宗教那种超政治的认同,社会凝聚力固然强化广,但一旦解体,动荡则更大。费正淸分析个人修养对社会的作用,认为道德价值一旦深人内心,成为左右行动的因素,就产生一种经常萦回于心怀的道德感B注意ft己不去偏离正确的行为,有些儒士甚至养成使命感,能够“知其+可为时为”。但另一方面,由于儒教跟政治紧紧联系在一起,并且总是处于政权之下,儒士往往不得不屈服于权威的压力,中闻式的个人主义也许更能适应社会主义。助长家长式统治和容许高度专制,不像西方的宗教吋以与政治抗衡(张立文等,第332—333页)。

  以上对德字用法的介绍还未穷尽以往所苻用法,却是社会的主流用法。《逍德经》里的德字主要是指万物各自独有的自然本性(这个关于特质的观念,比具体的德征观念来得抽象),由于万物皆依一道(自然规律),能够自觉地循道而行,才堪称为德,这是“道德”对举的理由。《道德经》里还有一个德字用法,内容跟儒家相同,态度却相反,那便是德政和德性,是老子认为失道后才会出现的境界,庄子甚至视之为导致人们争夺倾轧的“凶器”(劳思光,第188、205页)。

关键词:德征德政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