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学智 > 礼俗 > 伦理 > 仁义礼智信 >

“仁”以复礼,最终为公

作者:国学智 栏目:仁义礼智信 时间:2015-10-22 点击:

  “仁”以复礼,最终为公

  孔子一生最蜇大的关怀,是如何解决当时各地的内篡外侵。他认为最有效的方法是回复到周公已经让立起的礼制,周初除了以封建制来加强政治和军事控制,也用宗子礼制来改变亲族关系,周礼不同于法,是多了一份情,因而多了一层内在的约束力;法的一个作用,是由于情是相应于当事者的特殊关系,而少了划一的推行标准。礼是希望情法兼顾。

  维系了两百多年后,宗子制因偎化而失去团结作用,名份上的亲爱关系变得虚假起来。推崇周礼的孔子,想起东尖的仁爱传统,可以替解体中的礼制带来真挚的感情基础。对于孔子来说,仁不是虚构的道德观念,而是实际存在且行之有素的准则。他接受了新时代的准则,不惜以父子关系来代替兄弟关系作亲疏架构的主轴,而且为了尽快建立新的行为准则,他不再强调仁的东夷来源,但他的弟子曾经明确地指出仁跟悌的渊源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学而篇》)“悌”是母权社会的主要价值,“孝”是父权社会的主要价值,“孝”“悌”并提,俱视作仁的本源时,便反映华炱已进入一个新阶段,母系风俗+再威胁继承制度,东西民族混融,亲亲和尊啓的分别已经+须再强调了。孝和悌在不同时空下都代表一种最亲切的自然关系,是以皆称作“天伦”。孝悌统一起来以后,人际关系便可以在同一层面上依亲疏排列。人际的亲情和责任便可从天伦向外扩展。扩展的目的仍可以是复礼,以仁灌礼,正是古为今用,也是“西制(宗子)为体,东俗(仁)为用”。

  孔子把“悌”看成“仁之本”而非仁的全体。“悌”原是“仁”在东夷文化区当时一种体现,东夷社会组织简单,人际关系相对平等。东周社会远较鉍杂,宗子制层级分明。孔子的眼光超越于东央,不相信人们可以像甩子那般一视同仁地兼爱世人。他认为人间亲情和责任可以随着亲属关系的亲疏而自然地发展起来,希望“孝”和“悌”这些“仁之本”可以推广到更广远的时空去。最能显现餚家这种层级性感情分别的指标是丧礼:愈亲者愈痛心,是以丧服愈粗,丧期愈长。亲诚关系疏了,责任便减轻。“仁”的原始亲护状态,被孔子扩展为在复杂社会里也可适用的、顺层次而自然发展出来的爱意和贲任感。

  孔子虽然希望重迖礼制,却并非以礼制为最终0的,礼制只是匡护全民利益的-,种重要架构。孔子在存秋末期看到了多个失效的违制,不会无条件地要求令民肓目效忠于缺点多多的君主,把维护宗子制作为最终目的的后儒,娃误中副车了!礼的最终目的不在维持狭义的周初制度,而在维护“公益”。关于仁的讨论很多,令人眼花缭乱,最平实而精到的说法是程颐所g:“仁迫难名,惟公近之。”“仁之道,要之只消道一公字。”仁是善行的根源,可以修炼发扬;礼是工具,可以改良,甚至像周公一样去创设。

  足以离开他人,离歼大我,仁的修炼便不可能完整。无论仁是人际关系还足“把人看作人”,主旨都在要善待别人,因时可以不断加匕仁爱和仁厚等种种善行,进而提出修炼自己和成就他人的要求。张端穗先生把孔子以后仁字的发展,作出相当全面的分析:孔子进一步发展仁字,不单要尊重每一个人,还要用尽办法去爱他、团结他、成就他。由于孔子有教尤类,关心的对象广泛,仁的意涵更加扩大,包括家族道德:孝、悌、笃、厚;社会德性:恭敬、宽恕、忠、信、敏、惠;私德:刚毅、木讷。仁至此不单是众德之和,而且具有质的提升。仁后来居上,成了目的,礼变作工只,,成了仁通往外界的资具,是仁的表现(张端穗,第120—130贞)。像许多学者一样,这个看法依然偏重于以仁为目标。仁其实也是源自于自然感悄和贪任感的修炼的过程和达成公益的手段,本身不必是最终目的,发扬仁端,修成众德,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公益。

关键词:仁义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