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学智 > 文学 > > 唐诗三百首 >

高适 听张立本女吟 危冠广袖楚宫妆 独步闲庭逐夜凉

作者:国学智 栏目:唐诗三百首 时间:2014-09-30 点击:

  高适 听张立本女吟 危冠广袖楚宫妆 独步闲庭逐夜凉

  听张立本女吟

  作者:高适

  危冠广袖楚宫妆,独步闲庭逐夜凉。

  自把玉钗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

  这首诗写的是诗人听张立本的女儿唱歌时的感受。在行文上诗人先以视觉感受为依托,铺陈出一个典雅而古意盎然的大背景,然后写唱歌者的举止,最后又写听到那一声清吟的环境气氛。全诗恍如蓄万川之水,集于一窍中喷涌而出,遂使那高歌之音声振林木,响遏行云,给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全诗亦在这歌声之中余响不绝,韵律绵长。

  “危冠广袖楚宫妆,独步闲庭逐夜凉。”危冠,高冠。楚宫妆,即南方贵族妇女式样的打扮。闲庭,空旷的庭院。意为:她戴着高高的帽子,拂动着宽广的衣袖,打扮成南方贵族女子的模样,独自在凉爽的夜晚漫步在空旷的庭院中。这两句分别描写了歌者的装束和歌唱的环境,装饰高贵,举止端庄,环境清幽。

  “自把玉钗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玉钗,一种妇女的头饰。砌竹,庭院中临阶而生的竹子。月如霜,月光皎洁。意为:自个拿着玉钗敲击竹子,打出拍子,一曲清越的歌声之后,月色显得十分皓洁。以钗敲竹,声音清脆悦耳别有情趣,以此作拍更增歌曲之清幽。“月如霜’既写出了一曲而后的环境,也可见诗人对这优美韵律的沉迷和陶醉。从表现手法上看此处运用了通感的手法,充分调动了听者的视觉和听觉上的主观感觉,月光如霜更显歌声之缥渺、清幽。

  这首诗虽是写听歌,诗人却着力于写歌者之妆、歌唱之环境、歌者的动作,歌曲之后的景致,绝口不提耳中的感受,于读者却仿佛正在听一首引商刻羽的阳春白雪。因为歌者雍容华贵的气度,庭院幽深静谧的氛围,以钗击竹的随意洒脱,月光中的明皓安详,这一切都近乎完美,给人以超脱之感,让人觉得这歌声是从虚无缥渺的太虚中来,不着丝毫凡尘,让人听后顿感五脏六腑如玉润般空灵明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