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学智 > 人文 > 艺术 >

中国的文艺之神

作者:国学智 栏目:艺术 时间:2015-03-16 点击:

  中国的文艺之神

  古希腊有文艺之神阿波罗,如果要找中国的文艺之神,那就是庄子。大家记住,这是范曾说的,没有什么定论,可是这个说法,你们通过我下面的讲解会知道,他怎么会是个文艺之神。他认为美就是要顺乎天,天是什么?是大美的所在。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它是无言之教。对我们任何人来讲,天在每时每刻教导着我们。那么会有人讲,难道汶川地震、玉树地震还美吗?大海嘯还美吗?你怎么讲天是无言之教?它这个教是对的吗?康德有点儿庄子的思想,他就讲拉大距离。就像我们到云南石林,从远处一看,一个个奇峰壮观得不得了,我就非常感兴趣地爬到石林里,有一块大石头很高,我就坐到一个亭子里,简直是奇妙,尤其是当日落的时候,更显得壮观。好,壮观倒是壮观了,因为我人毕竟小,忽然太阳完全下去了,这时周围的石林又像一个个巨大的黑魔鬼似的,我吓坏了,立刻顺着台阶下来了。因为什么呢?因为距离太近。有时候,审美需要距离,就是对大自然的变化,我们也得有个距离来欣赏它。

中国的文艺之神

  在庄子看来,美存于天籁、地籁和人籁中。我们过去都懂,这个声音美妙极了,是天籁。可是你们很少听到讲地籁、人籁。地动山摇的声音,你们听了是恐怖,它是地籁,山崩水嘯是地籁;人籁,人间也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从人的内心发出来的声音、气息和氛围,在《齐物论》里,被认为是美的所在。

  庄子认为,我们人作为认识主体,要和大自然浑然为一,形成一种无隔无封的状态,就能够依稀地听到天籁、地籁和人籁。“彼至正者,不失其性命之情”,

  最重要的至正,就是不偏不倚的,最正的是一种不失其性命之情,失去了性命之情就是伪态。庄子认为孔子和盗跖在失去人的本真之性上,是齐一的。孔子为礼、为乐,为整个社会制度的健全,庄子认为这个使人失去本真之性,而盗跖在山上吃着人的肝,失去人的本性,也是失去本真之性,这个都不是至正。在庄子认为,这都是一种偏颇。大家记住我曾经讲过的一句话,我在介绍某家学说的时候,一定是用古人之心体物,以古人之心言情。庄子的美学思想是彻底的真和朴,他认为一切违背自然本真之性的,都是要铲除的,都是要摧毁的,不是一枝一节的,而是一种彻底的铲除。

  为什么说庄子成为中国的文艺之神?因为你仔细看庄子的书会发现,他特别强调一个“真”字,这个是庄子之所以为文艺家特别欣赏的一点。倘若你想使天下不失去浑朴之性,就应该像风的吹动那么自然,不必像你那样敲着鼓去追逐亡命之徒。泉水干涸了,鱼在陆上相濡以沬,有这种仁义,何如根本不需要这种仁义,让它们回归江湖,能够相忘于江湖呢?这个相濡以沬不是很好吗?我们在生活里,都应该互相帮助、相濡以沬,结果庄子怎么讲?相濡以沬不如相忘于江湖,他是讲相濡以沬的时候,在一个干涸的水里,它没有自由,那么不如让它回到江湖里互相忘却,都没有关系。庄子特别强调个体生命的绝对的自由,《逍遥游》里就是主张精神的绝对自由。鱼相忘于江湖,人相忘于道术,就是讲人在自己追求的道术之中,不要相互之间以仁义礼仪来相求,而不必临人以德,画地而趋,这个是庄子所主张的人性的彻底的自由和彻底的精神解放。

关键词:中国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