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智

您的位置:国学智 > 蒙学 > 家训 > 曾国藩家训 >

曾国藩家训对待部下也要讲求一个“诚”字

作者:国学智 栏目:曾国藩家训 时间:2014-12-26 点击:

  曾国藩家训对待部下也要讲求一个“诚”字

  曾国藩治政治军,善于察人用人。他著有《冰鉴》一书,是专门总结用人经验的。后人也叹服曾国藩长于启发,将心比心。他给友人的一封信中曾这样说:“求人之道,须如白圭之治生,如蜜隼之击物,不得不休;又如蚨之有母,雉之有媒,以类相求,以气相引,遮九得一而可得其余。”青蚨是古时传说中的小飞虫,一生母子相依。如果得其一,其母(或子〕无论多远都会飞来。

  曾国藩用人非常注意人才间的相互吸引。比如,他接纳湖南名士罗泽南,罗的弟子如过江之鲫,纷纷投笔从戎。王鑫、李续宾、李续宜、蒋益澧、郅近衡,等等,都成为湘军骨干。

  曾国藩在结识李鸿章之后,又将他的兄弟李瀚章、李鹤章吸引了过来。此外,曾国藩还利用乡籍关系,招揽了郭嵩焘、左宗棠、王阇运等等湖南人才,几乎不遗余力。这些人后来多有成为封疆大吏、统兵将帅、驻外公使和学界名流,都是清末政界的知名人物。当时,曾国藩的幕府几乎成为中国人才的大本营。

  对于这些人才或幕僚,曾国藩非常注意以诚相待,致成风气。他有个习惯,每天早上必与幕僚同桌进餐,该交代的事也交代下去。

  李鸿章初来时,因不习惯早起,一次想托病请假。曾国藩坚持幕僚们到齐后方进餐。李鸿章见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急忙穿衣进帐。曾国藩毫无表情,见人到齐,把手一摆,招呼大家开始进餐。饭后,曾国藩正色对李鸿章说:“既然来到我的幕府,我有言相告,这里讲求的就是一个‘诚’字而已。”此事对李鸿章教训极深,从此不再贪睡3曾国藩对李鸿章悉心“历练”,一再提携,使李鸿章终生难忘。

  在一次宴会上,曾国藩笑听僚属们评论诸帅特点,有人说:“左帅(左宗棠)严,人不敢欺。”也有人说:“李帅(李鸿章)明,人不能欺。”

  “那么我呢,诸位是否可给个鉴定?”曾国藩突然问道。

  问题来得突然,又是当面议帅,众僚属面面相觑。正在尴尬之际,一位小官应声而答:“曾公仁,人不忍欺。”

  在场的人都称妙。曾国藩忙说不敢,内心却很高兴。后来还找机会给那人提了官,这句话虽有阿谀之嫌,不过凭心而论,曾国藩的待人用人之道,确实是颇重诚心。这,也得到了幕僚们的相应回报。

  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领导者,依靠名察秋毫、恩威并施管理和笼络下属并不难,以诚待人者是不多见的,曾国藩的这种行为也许会被同僚笑为“迂腐”,但历史却证明了他待人方面的高明之处。

  曾国藩一生为官为将帅,待部下唯以一个“诚”字取胜,且强调“诚”必须出自内心,谓之“血诚”。

  曾国藩强调:“精诚所至,金石亦开,鬼神亦避。”他简直把“血诚”作为自己建功立业的根本与基石。他非常赞赏光武帝刘秀推心置腹、以诚待人的做法。他经常给弟弟们讲述光武帝刘秀以诚意和仁德感化降将的故事。

  西汉末年,刘秀率领将士浴血奋战,渐渐平定了全国的混乱局面。某一天,他展开地图,总结平乱的政绩,望着标识着密密麻麻符号的作战形势图,不禁茫然,便对幕僚邓禹道:

  “天下如此辽阔,如今我才平定了一些小郡,要到何年何月,才能使全国安定下来呀?我真是没有把握呀!”

  邓禹回答:“诚然,如今天下群雄并起,战乱不已,前景难测。但是万民都眼望着明君的出现。自古以来,兴亡都在于仁德的厚薄,而不在于土地的大小。请您不要灰心丧气,只要一心一意积王者之德,天下最终会归于统一的。”

  刘秀深受启发。半个月后,他率兵击败了称作“铜马”的农民军。对那些愿意归降的将士,刘秀不但不治罪,反而让他们维持原职加入自己的军队,继续作战,且对其统领们一一封侯。他这样对叛军恩宠有加,以至于他们不敢相信,心中不免充满了疑惑和不安。

  对这种情形,刘秀也察觉到了,于是,他下了一道命令,投降军队不予整编,维持原编制,叛军各将领仍复原位,带领原部下参战,本部不作干涉。命令下去后,为了观察实际反应,刘秀经常一个人单骑来往于各营地巡视。此时如果有人行剌刘秀,那真是件唾手可得的事情。但是叛军众将士看到刘秀如此诚恳,都产生了敬仰之心。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萧王(刘秀当时的封号)推赤心置人腹中,诚恳待人,不怀疑我们,实在是一位度量宏大的宽仁长者!以前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怀疑他居心叵测,现在回想起来,真觉惭愧。今后为了报答君主的知遇之恩,我们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从此以后,这些降将都成了刘秀忠实的部将,跟着刘秀披荆斩棘、赴汤蹈火,立下汗马功劳。而刘秀凭着他们东征西讨,南征北战,终于平定了天下的混乱,建立了东汉王朝。

  曾国藩强调:上司以诚待人,下属才可能舍身相报。他不仅要求自己“须有一诚字,以之立本立志”,也处处以“血诚”要求与约束自己的下属。

  曾国藩常常告诫自己:“知己之过失,毫无吝惜之心,此最难之事。豪杰之所以为豪杰,圣贤之所以为圣贤,便是此等处磊落过人。能透过此一关,寸心便异常安乐,省得多少纠葛,省得多少遮掩装饰丑态。盜虚名者,有不测之祸;负隐匿者,有不测之祸;怀忮心者,有不测之祸。天下唯忘机可以消众机,唯潜潜可以祓不样。破天下之至巧者以拙(诚),驭天下之至纷者以静。”

  查江苏、浙江两省巡抚是否称职胜任。曾国藩在复奏《查复江浙抚臣及金安清参博士学位折》中称,这两省巡抚均不称职,指责江苏巡抚“偷安一隅,物论滋繁”,“不能胜此重任”,并附片奏保李鸿章不仅“精力过人”,而且“劲气内敛,才大心细,若蒙圣恩将该员擢署江苏巡抚,臣再拨给陆军,便可驰赴下游,保卫一方”。以曾国藩当时的地位,他的意见不能不为朝廷重视。因此,迅速任命李鸿章为巡抚同时身兼通商大臣。

  对曾国藩而言,此事是将地位重要的江苏行政权力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使当地的“军政”和“民政”实际统归自己,解决了困扰自己多年的“军队”与“地方”的矛盾。对年近40的李鸿章而言,此事使他成为朝廷的一员大臣,虽然从官制上说仍是两江总督曾国藩的属下,但已摆脱了曾国藩“幕员”身份,顿时豪情万丈,其一生事业“由此隆隆直上”。当然,李鸿章也知道这完全是曾国藩对自己的“栽培”,所以立即致书曾氏深表感谢:“这都是您对我多年训练栽培的结果,真不知如何报答,恳请您从远处赐予批评指教,以免我犯错。”

  本来李鸿章心志甚高、主见甚强、并不是“完全依从自己的人”,曾国藩却如此善待和抬举他,足见曾国藩的量和处世手段的高明之处。日后李鸿章“感恩戴德”自然是在情理之中。曾国藩向儿子悄悄传授自己在这方面的“体悟”,当在情理之中。

关键词:曾国藩家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