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智

您的位置:国学智 > 哲学 > 庄子 >

庄子最有意思的是什么?

作者:国学智 栏目:庄子 时间:2015-03-16 点击:

  庄子最有意思的是什么?

  他说我要把瞽旷的耳朵弄聋。有个音乐家叫师旷,他是个盲人,所以叫“瞽旷”,瞽就是敲鼓的鼓,底下一个“目”字,可是这不妨碍他做音乐家。可是,庄子要弄聋他的耳朵。他还要把一个画家离朱的眼睛弄瞎。你说他这么仇恨艺术,怎么是文艺之神呢?原来他认为师旷的音乐或者离朱的绘画,都违背了自然的本真之性。他曾经谈到一个漆器的罐,画了黑的、红的、白的,做这个罐的时候一定要刨掉很多的碎木头。碎木头都扔到沟壑里去了,这个漆器罐摆在那儿了,他说这两个东西都失去了它的本真之性。他认为天地之下最重要的是本身的生命,不要以隋侯之珠来弹千仞之雀。底下一句话大家注意,“吾所谓臧者,非仁义之谓也,臧于其德而已矣”,这个“臧”是完美,我所谓完美的,不是儒家所讲的仁义,而在其德,这个德是和大自然的规律完全吻合的一个东西。这是庄子所谈到的要保护自己的本真之性的很重要的一段话。那么,又有人会提出问题,庄子怎么生活呢?

庄子最有意思的是什么?

  大家不要死读书,应该很灵活地理解庄子的思想。庄子在说明一个问题的时候,好为离辞,不一定就事论事,而是为了就这个事情谈一个更大的概念。这个概念是他的感悟所得,不是理性求证所得,而是凭着自己奇妙的思维来想出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在今天看来,我们会感到它有非常大的意味。庄子因为崇敬本真之性,会发表很极端的言论,到了极致的时候,他是反科学的。如前所说,他认为有了机事就会有机心,有了机心人类就会堕落。其实庄子已然讲到,过分的科技发展会带给人类什么样的作用。在两千三百年前,他竟然发出了这样的警世通言,我们不认为他在阻碍科技发展,而是要思考科技发展有没有极限?今天看来是没有极限。那么我们再进一步想,庄子的理论有没有警世作用?太有警世作用了,因为人类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不予克制的话,就会灭亡。所以两千三百年前,庄子有这样一种完全回归自然、要和自然同体的思想,对今天我们重视自然有很大的意义。我经常提出回归古典、回归自然的口号,就是受到庄子思维的影响。

  庄子在《达生》篇中讲到了梓庆作錬的故事:

  臣工人,何术之有?虽然,有一焉,臣将为錬,未尝敢以耗气也,必齐以静心。齐三日,而不敢怀庆赏爵禄;齐五日,不敢怀非誉巧拙;齐七日,辄然忘吾有四肢形体也。

  “齐三日”的齐通“斋”字,古代“齐”字和“斋”字一样。这个讲的极重要,艺术家必须认识到这几句话的重要性。他讲的过程,我们不一定按照他那上面做,讲范曾要画画,先三天不动,点了香在那斋戒,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最根本的意思是什么?就是你画画以前,不要想到自己有什么奖赏和爵禄在等着你,也不要想到有什么名誉和批评在等着你。讲你巧,讲你拙,这些名誉、地位和毁誉全部忘却的时候,你就是画的主人,你就能成为笔的主人,否则你就是笔的奴隶。怎么忘了自己的四肢形体?这就是一个真的忘怀得失,而不是忘了自己有肢体存在,你画画还得用肢体来画。为什么讲真正的画家,眼不见绢素,手不知笔墨,就画出来了。因为真正的好画出来,你不会想到这个纸、这个墨,怎样轻重虚实、浑然天成。这个是大的自然境界,这里面就谈到要忘我。庄子对一个艺术家的期予、对一个心灵的回归自然的等待、对一个艺术家真正能够表达出自然本真之美的一种赞颂,我们才能知道原来范曾讲,他是中国的文艺之神,是在最本根的问题上谈问题,而不是在枝节上去理解。

  这样整体把握庄子,比什么都重要。当他四肢形体都忘却一一

  当是时也,无公朝,其巧专而外滑消。然后入山林,观天性。形躯至矣,然后成见鑪,然后加手焉。不然则已。则以天合天。器之所以疑神者,其是与!

  就是讲这时候,公室朝堂、技巧专业、外滑这些东西,都不复存在了。“外滑”就是混乱,这种场景都不存在。“然后入山林,观天性,形躯至矣,然后成见鑛”,还没有做錬的时候,他己经看见完成的鑛在那里了。“然后加手焉”,这时候才动手,不然的话他就停止。只有以天的心灵,来符合大自然的存在的时候,这个“天”讲的是本真,以本真和天融合为一体的时候。这个器之所以凝神,原因就是这个。

  这点对我们有什么启发?就是中国人画画,为什么讲画画要胸中有丘壑,画竹子要胸有成竹?为什么庄子讲,得鱼而忘筌,得兔而忘蹄,得意而忘言?“得鱼而忘筌”,钓鱼的时候,你老看着漂浮动,一动你就拉起来,也许是水动,你拉起来当然是空的。真正会钓鱼的人,一定有丰富的经验,忘记了漂浮在水上这个筌,就得到了;“得兔而忘蹄”,这个“蹄”就是“马蹄”的“蹄”,实际上,“蹄”是古代的网,得了兔子,他忘记了这个网,就是捕捉一个东西,手段你会忘记;“得意而忘言”,领会了真意的时候,他讲的话都是很自然的流露,而这个自然流露,是符合天然的规律的,是不讲究语言形式、不会把具体的字句记住的。你不要看有些人巧言令色,可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我们要和得意而忘言的人接触,而不要和巧言令色的人接触。

  洗尽铅华的本真之美

  《达生》篇里还有一个名言,就是“以鸟养养鸟,而不要以人养养鸟”。以鸟养养鸟怎么讲?他说过去鲁国有个国君捉了个海鸥,给它吃太牢,就是让它吃供祖先的最好的东西,结果海鸥没有活下来。他是以人养养鸟,他以为这是对它好,实际上错了,我们要以鸟的本性来养它,而不能以我们的标准来要求它改变自然的本真之性。要以鸟养养鸟,这也是庄子的名言。

  有个艺术家很有意思,《田子方》里记载有一个故事:

  末元君将画图,众史皆至,受揖而立,舐笔和墨,在外者半。有一史后至者,澶值。

  然不趋,受揖不立,因之舍3公使人视之,则解衣般礴赢。君曰:可矣,是真画者也。

  宋元君想要画图,画师们也都到场,可是这些画师给宋元君行过礼后,就一直站在那里舐笔和墨,总是进入不了画画的状态。有一画师后到,他进来谁也不管,忽然来个大裸体,然后就画。宋元君讲,可以了,这是真正画画的人。这是不是要求大家学画的时候都裸?不是这个意思。他就是讲那些行礼而立、舐笔磨墨的人,老是心怀鬼胎,算计着画了以后宋元君是不是能给一些赏赐,能够赐一个什么官,给什么爵禄?老不敢下笔,这都是小识小行。而这个画画的人来了,他的目的是画画,产生了画的激情。因此我讲,画不是劳心苦志的产物,物随物蔽、尘随尘交,而是一种无求无待的状态。这就是以天合天、以鸟养养鸟的体道合一的宇宙观。

  在绘画理论上的一种妙说,庄子的思,有着哲学上的凛冽的寒光,有着人品本质上的一种质实和淳朴,有着艺术上的一种去尽雕饰、洗尽铅华的大美奇奂。譬如电视节目主持人弄得像个假人似的,这个打扮失去了本真之性。你看真正的艺术家上台会怎么样,他一定是本真之性,帕瓦罗蒂上台,永远是他那个西装,拿块白手绢,挺好。有一次我做电视节目,化妆师要来给我化妆,涂胭脂抹粉的,我说不要弄、不要弄,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结果电视放出来形象还可以。

  要洗尽铅华,于是庄子在反对一切美的创造,但他却创造了一个天地大美的理想。一切美都有相同性,这个相同性在于自然的本真之性。庄子提纲挈领的三句话是,“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你从来没有听见月亮忽然在天上张嘴讲,我多么宁静、多么漂亮。它自然地存在着,照耀着千古的人。我们人来复去,月亮却永恒地在那里,永远是那样的美。我想,天地的大美是我们一个无言之教的美学教科书,这个教科书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我在讲儒家的时候讲过,天人合一的思想最早是由孔子的孙子子思(孔伋)提出来的,但是不光是儒家的思想,这是和道家有相通的地方,所以这个天人合一,你用道家的问题讲,怎么能够回归本真之性、回归自然,这样比较好。在生活里,在为人上,怎么能够回归本真之性?一个事物到前面来,你要相信自己的第一判断。第一判断就是良知判断,这个良知判断就是本真之性,再进一步考虑利害关系和得失等,游离了你的本真之性,这个本真之性是与生俱来的良知,这个良知是人生最重要的,是天赋予每个人的东西。为什么地球能够存在到今天?因为良知没有泯灭的人还是多,良知泯灭的人就会做出很多坏事和凶事,而良知未泯的人,就会保存住自己的本真之性,这个和儒家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还有区别,就是相信自己的良知判断、直觉判断或者第一判断。但也有很多人说,第一判断是错误的,或者说是经不起推敲的、没有逻辑的。我们不能说,每个人的第一判断都是真理,可是从更大的范围来讲,第一判断的总和,比较接近事物的本体。

  “丧己于物,失性于俗”,就是你被世俗和物欲所占领的时候,就失去了本真之性,失去了你自己。你本来是个天然的存在,却被物欲所鼓动着,你和原来的你己不是一个人了。你本来也许是很高洁的,但被鄙俗所牵引的时候,你也会失去你的本真之性,而这种本真之性在庄子来看,是人的生命的根本,是最重要的。之初,性本善”,这个也是在孟子学说里所具有的。在庄子的思想里,人具有本真的情性,而本真的情性是要维护的,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关键词:庄子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