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学智 > 文学 > 康熙字典 >

汉字之美,中国的文字给人一个无穷极的美奂境界

作者:国学智 栏目:康熙字典 时间:2015-03-15 点击:

  汉字之美,中国的文字给人一个无穷极的美奂境界

  中国的文字一直绵延不断至今日,这是全世界都少有的奇迹。爱中国文化,先爱诗词;爱诗词,先爱文字。

  中国的诗词与文字

  英语的前身是盎格鲁-撒克逊的语言,德语是日耳曼的语言,法语、西班牙语是拉丁的语言,它们互相渗透,互相交流。中国的古汉语、中国的方块字,是特 立独行的文字,它为什么能保持这么久长?我想,这和中国的地域有很大的关系。从秦始皇开始,北筑长城,我们西边有喜马拉雅山,东有东海,西边有喜马拉雅山, 南边有南海,北边有长城,这块地域是很难被西方人侵犯的。我们这个语言,能够延续不断地保持住,不是其他任何国家能做到的。所以我们中华民族很引以为自豪, 我们祖先用的就是这个字,就是这个语言。

  我们看唐人小说就知道,当时的语言和今天差不多,《水浒传》里的语言和今天的语言也相去不远。

汉字之美,中国的文字给人一个无穷极的美奂境界

  中国的文字有它的优美,下面看几副对联:

  入得斯门便忘青山真面

  登临绝顶犹闻白鹿长鸣

  这是我做的对联,这两句诗,有什么意味呢?它有流水联的意思。什么叫流水联?就是上联和下联不仅是对仗,而且有意味上的流水,就是相关联。譬如你们 一下子投进国学的沧海,或者到了一个大山里,这里面完全是国学的宝藏,你们最初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可是当你登临绝顶的时候,会听到白鹿长鸣。这里面你会听到 白鹿洞书院,朱熹怎么在那儿侃侃而谈。我想这副对联就达到了我曾经讲的,对联要有“诗词韵味、骈文面貌、散文风骨”这三个要求,再如《题泰山》:

  泰岳称尊唯一人敢配

  孔丘固圣共千岫同瞻

  在中国古代,选一个人和泰山比一下,我想孔子可以,他又住在附近。在这副对联里,前面以山论人,后面以人论山,这是种做对联的方法。这里出现一个 字“岫”。这个“岫”是什么?山有洞称为“岫”,陶渊明的诗中曾提到:“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云是从山洞里飘出来的,这是多美的境界!所以,懂得 了词的意思以后,你就更能深入到中国的诗学里面去。而中国的语言你能掌握好,是跨进国学的一道非常愉快而方便的法门。

  这不需要强求你,你就会去记、去背,中国的语言还有联绵互动之美,譬如勃縘、勃郁、勃瀹、勃乱,劳悴、劳动、劳逸,应对、应答、应和、应用……类似 这样的联绵词,在中国有几千个。联绵互振能够加强语词的意味,在诗歌里经常会用。另外,中国语言还有叠音节奏之美,这在李清照的《声声慢》中非常典型: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这种叠音节奏之美,我们可追溯到它的源头,可以看看《诗经》上的“关关雎鸠、桃之天天、彼黍离离、燕燕于飞、氓之蚩蚩、交交黄鸟、蒹葭苍苍”……这 都是叠音节奏之美。

  中国语言还有四声音韵之美,中国的四声和佛学来到东土很有关系,当时翻译佛经,印度的梵文如果不注出四音,会念错,会声音不对头,所以南朝时的齐朝 人沈约写南朝的《末史》,开始有了四声之说,这才有了后来的近体诗,就是我们通常讲的七律、七绝、五律、五绝或者排律等等。譬如《秋兴八首》: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3 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

  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

  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我们来分析一下这首诗,“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它的平仄声互相振动,为什么讲“一三五不论,二四六 关紧”呢?就是讲露、伤、树,山、峡、萧,一定要非常准确,这三个字在整个诗里,如果讲平起的话,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 仄、平仄平,这是音乐节奏回环之美,既有回环,又有重复。为什么要有律诗,为什么要有平仄?因为它念起来上口。但有的大诗人写的诗,也会有问题,譬如: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是李商隐的诗。“向晚意不适”念起来就非常别扭,仄仄仄仄仄,可是这是首好诗,因为李商隐的名气很大,而这首诗意境又极好,所以我们就原谅他在声 韵上的毛病。

  中国的文字给人一个无穷极的美奂境界

  我们对一些传统的文字的性质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希望大家手边有两部书,一部是晋代郭璞注解的《尔雅》。它解释五经,辨同章义,使你能够多识鸟兽草木 之名,从而有丰富的知识,譬如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南岳衡山,这个当时《尔雅》里边就有。譬如我们讲“汝”和“尔”,都可以讲 是“你”,可是一般讲来,是上对下这么讲,臣子对君主,他不会讲“汝”和“尔”,那犯了大忌了。中国的文字有中国文字的用法,这个在《尔雅》里,就会讲得非 常清楚。譬如在《尔雅》里,“粉黛”被解释为“涂在脸上,把眉毛刮掉,然后用一个代替的黑线来画上”。“黛”有代替的意味。所以我们形容女人时可以用“粉 黛”,男人一 “粉黛”就俗不可耐了。这种东西在《尔雅》里,你都可以找到它怎么解释。

  另外我希望大家手边还有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它是注四书最详尽的一本,因为这本书不仅包括了朱熹的见解,还包括了汉儒郑玄、毛亨,也包含了宋 儒,比如北宋的张载、河南“二程”和周敦頤这些人的著述。另外我希望大家手边还有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他是根据小篆来分析中国字的一种本质之美,譬如象 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和转注。这些东西都是中国文字所具有的一个非常美奂的内涵,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文字能做到这一点。

  过去在两河流域,苏美尔人曾经有过楔形文字。楔形文字大体上是一个字一个音,而且具有很多象形的因素,是当时唯一可能发展为一个比较美奂的西亚的语 言。可是到公元七世纪,波斯人征服了两河流域,苏美尔人被消灭了,楔形文字也就成了一个千古的哑谜。

  可是中国的文字不一样。中国的文字给人一个无穷极的美奂的境界,它永远是那么迷人,那么使人不忍舍弃,而且是历久弥新。中国本身的语言之美,促成中 国的学问是成为一种富有诗性的学问,诗歌成为中华民族思想的载体。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十个字,你叫现在最现代化的电脑,把中国的四万八千零 三十五个字的《康熙字典》排列组合,也组织不出这样的句子,永远不可能。比如说我的《炎黄赋》,我写这个《炎黄赋》花的力气,要比写几万字的论文还多。其实 并不是讲,写这篇文章要那么多时间,而是自身的知识积累,以及要从哪方面来思考。其实,我这个《炎黄赋》大概一个多钟头写出来了,基本上就是后来的定稿,好 像速度很快,其实它是一个蓄之既久、其发必速的结果。如果你积蓄得多了,发挥出来非常之快。其实这种语言的训练,对大家学国学都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