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学智 > 文学 > > 动物诗 >

杜甫诗:饮中八仙歌,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作者:国学智 栏目:动物诗 时间:2015-05-05 点击:

  杜甫诗:饮中八仙歌,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

  道逢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

  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系之萧洒美少年,

  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此诗当是杜甫于天宝年间追忆友人饮酒旧事而作,具体年代不详。诗人以赞赏的语气描写了时人所推许的“饮中八仙”的饮酒风采。八人皆嗜酒,但个性不同,所以表现各具特色。诗歌对其描摹可谓穷形尽相又各有千秋,读来情趣盎然。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知章:贺知章,会稽永兴人,自号四明狂客,乂称秘书外监。醉后属辞,动成卷轴,文不加点,咸有可观。天宝三载,上疏请度为道士,还乡里。似乘船:样子好像乘船。因吴人善乘船,故以此比。眼花:醉眼昏花。这两句的大意是:贺知章喝醉后骑着马像乘船一样左摇右晃,醉眼昏花,一不小心就跌进了井里,在水中睡着了。这一部分极摹贺公狂态。骑马若乘船,言其自得;落井且成眠,言其醉后忘躯之不羁。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汝阳:皇帝长子琎,封汝阳王,与贺知章、褚庭诲为诗酒之交。朝天:朝见天子。麴车:装酒麴的车。移封:改换封地。酒泉:酒泉郡,因其郡城下有金泉,泉味如酒,故名酒泉。这三句诗的大意是:汝阳王琎每天要先喝酒三斗,然后才去朝见天子,在路上碰到装酒麴的车就馋得口水直流,恨不能改换封地到酒泉郡去任职。三句话生动地刻画出了汝阳王好酒之甚。

  “左相口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左相:指李适之。其饮酒一斗不乱,夜则宴赏,昼决公务。天宝元年,代牛仙客为左丞相。与李林甫争权。五载罢知政事,守太子太保。与亲友欢会,赋诗曰:“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七月,贬宜春太守,仰药而卒。衔杯:指喝酒。乐:喜爱。避贤、乐圣:皆出自李适之诗。醉客谓酒清者为圣人,浊者为贤人。“贤’,此是双关,既指酒乂指代李林甫。这三句诗的大意是:左丞相李适之每天要花费万钱喝酒,喝起酒来就像长鲸要把江河喝干一样,罢相以后仍然每日以饮酒为乐。这一部分言李适之之好酒。“费万钱’,言其豪侈;“饮如长鲸’,言其豪饮;“乐圣’、“避贤”是引其诗句,说其爱酒胜过权力和地位。

  “宗之萧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宗之:崔宗之,日用之子,封齐国公。尝谪官金陵,与李白诗酒唱和。萧洒;即潇洒,洒脱无拘朿。白眼望青天:形容其傲岸的样子。皎:洁白。玉树临风:形容其醉后姿态摇曳而光彩照人。这三句诗的大意是:崔宗之是一个潇洒美少年,酒席上他洋洋举杯,醉后眼神迷离,心比天高;A皙英俊而又微带醉意的神态,宛如玉树临风。这里生动描写了崔宗之的神态和风姿。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苏晋:硇之子,少有奇才。举进士,先天年间为中书舍人。玄宗监国,诏命苏晋及贾曾定稿。屡进谏,天子嘉允。历户、吏二部侍郎,终于太子庶子。长斋:长期斋戒。绣佛:指画的佛像。逃禅:指违背佛教的清规戒律。这两句的大意是:苏晋曾长期斋戒,佛像就挂在堂前。但由于戒不了酒而常常触犯佛教的清规戒律。

  “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兴圣皇帝九世孙。天宝初,至长安,经贺知章引见被玄宗下诏供奉翰林。玄宗坐沉香亭,欲得白为乐章,时白与饮徒醉于市。召入,以水喷面,稍解,援笔成文,婉丽精切,帝甚爱其才。玄宗又尝泛舟白莲池,白不在宴。帝召白作序,时白已酒醉翰林院,帝命人扶以登舟。这一部分的大意是:李白好酒,喝一斗酒能作诗百篇,整日里不是醉卧市上酒家就是醉卧翰林院,有一次皇上召见他赋诗作序,已喝得酩酊大醉的他被扶上船后,即妙笔生花,写出了优美的诗文,因此自称是酒中神仙。这一段生动地写出了李白的狂放、潇洒及敏捷的才思。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张旭:著名书法家,善草书。吴郡人,好酒,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瞵间即成,其书变化无穷,若有神功,人称“草圣’。脱帽露顶:形容其醉后不拘礼节的样子。如云烟:形容其书法之飘逸和变化无穷。这三句的大意是:张旭因酒后写狂草而被誉为“草圣’,每当醉后,不顾王公大臣在面前,摘下帽子,露出头顶,然后在纸上挥毫疾书,其字苍劲、飘逸,如云行纸上变化无穷。这一段刻画了张旭好酒而多才,狂放而潇洒的性格。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焦遂:布衣之人,开元中为陶岘客,与陶岘等共载游山水。卓然:精神振奋。四筵:四座。这两句诗的大意是:焦遂五斗酒下肚后依然精神焕发,高谈阔论,思路清晰,四座都为之惊讶。此段言布衣焦遂不但酒量大,而且须借酒方能淋漓尽致地挥洒其口才及学识。

  这首诗描述饮中八仙的饮酒情态,一人一段,或两句,或三句、四句,句式参差不齐,错落有致。内容上,描写八位酒中之仙各尽其生平之醉趣,似铭似赞,十分生动;文字上,如云在晴空,纵横开合,舒卷自如;结构上,合之共为一篇,分之各成一章,为作者所独创。全诗飘逸、潇洒,行文如风行水上,字里行间透露着仙灵之气,读来心气清爽。这种风格的诗在杜诗中是不多见的。

关键词:唐朝诗人杜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