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学智 > 文学 > > 田园诗 >

李白诗:嘲鲁儒,鲁叟谈五经,白发死章句

作者:国学智 栏目:田园诗 时间:2015-04-29 点击:

  李白诗:嘲鲁儒,鲁叟谈五经,白发死章句

  鲁叟谈五经,白发死章句。问以经济策,茫如坠烟雾。足著远游履,首戴方山巾。缓步从直道,未行先起尘。秦家丞相府,不重褒衣人。君非叔孙通,与我本殊伦。时事且未达,归耕汶水滨。

  鲁,周代鲁国,地处今山东省西南一带,都城曲阜是孔丘的出生地;儒,儒生。这首诗是李白在开元后期居东鲁时而作,诗中嘲讽了迂腐的儒生寻章摘句,食古不化的腐朽气息。

  “鲁叟谈五经,白发死章句。”叟,古代对老人的称呼,这里指老儒生;五经,五部儒家经典,即《诗》、《书》、《礼》、《易》、《春秋》;章句,分析“经典’的章节、句读,并加以解释,古时称为章句之学。此联大意为:鲁地的老儒生谈论五经,直到白了头发,还是死钻在章句里,而不知灵活变通,以经略天下。鲁地儒者号称孔门正宗,因此非常重视对五经章句的研究,对保留古代经典原貌有重大意义,但同时他们又目光短浅,一叶障而而不见泰山,只能死守章句之学,而不能灵活领会以经世致用。

  “问以经济策,茫如坠烟雾。”经济,经国济世。此联大意为:用经国济世的策略来询问他,他听了好像坠入烟雾中一样懵懂无知。儒家经典,本也是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方略的,可惜腐儒们身入宝山而两手空空而回,只能困“死章句’。这一句和上一句描绘出这些儒生兀兀穷年,却越来越流于迂腐的可悲可叹的情景。

  “足著远游履,首戴方山巾。”著,穿;远游履,古时鞋名;方山巾,形状上下方正的头巾。此句大意为:他们脚穿“远游履’鞋,头戴方正的头巾。此联形容儒生们拘泥古典,连穿戴也是古老的式样。

  “缓步从直道,未行先起尘。”此联大意即:他们慢吞吞的沿着直道走去,还没迈步走时,便要先起身抖去身上的尘土。儒家有“位不正不坐,肉不方不食”一类象征所谓正道直行的讲究,此句正是形容儒生们行动、做事必定以古为准,煞有介事的迂陋情态。

  “秦家丞相府,不重褒衣人。”秦家丞相,指李斯,他曾建议秦始皇焚书坑儒;褒衣,衣襟宽大。褒衣博带是古代儒生的装束特点。此句大意为:秦朝的丞相却不喜欢儒生坐而论道,食古不化,以古非今。此句借古讽今,意在说明如此迂笨的儒生即使在如此圣明的当朝也是行不通的,是不可能有所作为的。治国当外儒内法,以道贯通,非君子儒无以至此,故腐儒应学君子儒,懂得适时而变通。

  “君非叔孙通,与我本殊伦。”叔孙通,汉初大儒,薛县(今山东省枣庄市薛城)人。汉朝初建,他曾到故乡招集一批儒生,杂采古礼和秦代制度,制订了一套大臣朝见皇帝的礼节,以显示做皇帝的尊严。当时有两个儒生拘泥古说,不肯同去,他笑说:“你们真是鄙儒,不知时变。”伦,类。此句大意为:你们不是叔孙通,和我本来就不是一类人。诗人并非不重儒学,而是反对拘泥章句,墨守成规。诗人服的是象叔孙通这样能够顺应潮流,灵机应变,将儒家学说活学活用的君子儒,诗人亦常常以此自视。

  “时事且未达,归耕汶水滨。”汶水,河名,位于今山东省。此句大意为:你们如此不通时事,还是回家种地去吧!看来天下大事与尔等毫不相干。孔子曾因他的一个学生学种菜而大发雷霆,因此儒者耻体力劳动。此处诗人让他们回去种地,意在完全否定他们,他们已完全违背了孔子立经的初衷。

  全诗读来如观漫画,维妙维肖地画出了那些死守断简残篇,不懂结合实际的所谓儒者形象。但此时这些儒者在社会上还有较高的地位,行事还十分讲究,至鲁迅先生的《孔乙己》时则已完全没落,沦为社会底层,可见食古不化的可悲是多么发人深醒。

关键词:李白唐诗五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