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智

您的位置:国学智 > 生活 > 中医 >

中医药治病原理

作者:国学智 栏目:中医 时间:2015-04-30 点击:

  中医药治病原理

  中医药的治病原理总不外乎四气、五味、升降、浮沉、亲情、亲缘(同象)、灵性、活性、特殊性等八大特性,六大原理和十大用药原则。

  (-)中医用药八大特性

  1.药之四气

  四气即寒、热、温、凉。命理中医学用药主要依据药物的物理特性,根据其病人不同命局的组合,以及不同运气,命局受年运四气变化的影响,脏腑受“六淫”之邪,或恣食生冷,阴寒之物或喜居阴凉潮湿之地,或夜间腰部着凉,或白天赤足湿地而受阴寒,引起命局本属寒的反常,导致身体寒湿痹端,使机体某一脏腑发生冷热不同变化进行调理的一种方法。但具体到某一个人的命理、生理、病理状态,则反应各不相同(命理与病理症候在前面章节中已阐明)。如肺怕寒,畏风,恶燥;小肠怕寒(实际上是脾胃功能的一部分,大小肠属消化和排泄系统),脾喜温而恶湿;胃与大肠喜润而恶燥;肝喜润而恶抑郁;心喜润而恶燥、怕热;肾喜热润、恶燥而又怕阴寒伤及其火(肾中真阳)。

  针对这些情况,应采取不同的方法与不同药性的药物来进行调理。例如,治疗心阴不足,心火上炎,迫血上溢之吐血、衄血、烦躁谵语、大便秘结、小便赤涩,或见目赤肿痒、口舌生疮之湿热证,可用“泻心汤”,以苦寒药泻火,可用黄芩、黄连之苦寒而泻实火;苦而a寒,又善“苦降、行淤、导热”下行的大黄,从大便泻实火而用之,使体内的湿热排出体外;或见心经热炽,面赤烦躁、咬牙、口渴、心胸灼热或心移热小肠(心与小肠为表里),见n糜舌疮,小便赤涩,尿热茎痛等证,可用“导赤散”,即生地、木通、甘草梢从小便将热排出,达到清热利尿,以不同情况将热毒从大小二便排出。

  当然还需要根据临床症候灵活用药,绝不拘泥死搬一方,如上述病证亦可用“泻心汤”加车前子、竹叶,或“导赤散”加车前子,再加“一黄”或“二黄”治疗,多可迅速见效。车前子甘寒,善利尿清热而解毒;竹叶辛淡甘寒,善清上焦肺之热而除烦,物得其用,正合天意。

  有两种特殊情况应引起重视:

  一是命理所说的“火生土”,除心与小肠(丁丙火)互为表里,心火可以温养小肠外,其真正的“火生土”是——脾阳的振奋。乃是指肾脏内所藏的真火(龙雷之火)暖土温煦脾土,临床b所见的“五更泄泻”(鸡鸣痢)就是由于脾肾两虚,肾内其阳(真火)不足而不能蒸化脾土,使脾之阳不能健运,而产生的脾阴太盛、肾火难以蒸动脾阳而造成。“内伤饮食论”常用二神丸,即由补骨脂(破故纸)、肉豆蔻、五味子、吴茱萸、大枣、生姜配伍组成,服时用盐水送下(盐味咸,善人肾)。

  其方药理:补骨脂辛、苦、温,人脾、肾、心包,主要功能善补命门相火(盐水炒、打破),肉豆蔻辛温,人脾、胃、大肠三经,主要功能在理脾暖胃、涩肠下气(用面包裹、煨热去油、打破)。

  五味子质咸温,人肺肾二经,主要功能敛肺滋肾、止泻涩精。

  吴茱萸辛、苦、温,有小毒,人肝、肾、脾、胃四经,主要功能散寒温中,燥湿下气,开郁,其长于人厥阴肝经,善治厥阴阴寒与肝气上逆之呕酸等。

  大枣甘温人脾,宜补脾益气,和解百药,主治脾胃虚泻。

  生姜辛温,人肺、脾、胃三经,功能主发表散寒,温中止呕,消痰行水。

  取其方剂君二神丸,重点在补肾命门相火,暖脾涩肠。其方中二主药的炮制千万不容忽视!临床此症并非少见,只要辨证清楚,加减切当,患者又能坚持用药治疗,皆可取得比较理想的效果。坚持用药是其重点,只图快速见效,是不符合实际想法的,到头来受害的是自己。

  其二,命理为火透干,却无根助的虚火,是脾的虚火,脾的虚火实乃气虚发热,其特点为:其热不高,但时感口干,渴喜热饮,时有烦热,舌中部多有裂纹。其原因乃脾气虚,水无以蒸腾,口中渴,体内实际不缺水分,相反可能因脾阳不足,水湿难以尽化,而细胞内含水分甚至过童。阳被阴遏,似火象,其实非真火旺。因气虚甚,则气常不足,食少懒言,倦怠乏力,沉困嗜睡……舌淡、脉弱或浮大无力。应“甘温除热”,用四君子(加减)或补中益气汤。

  2.药之五味

  五味即酸、苦、甘、辛、咸,五味归五脏,五脏受气又各不相同。因人的命局组合各不相同,生活中的饮食又各有所好,如过食某一味,乂可使本脏过极而受害,同时又可影响其他脏腑。

  如酸人肝(肝喜酸),而酸味过多,既会伤害筋脉活动,又可因肝气凑聚(命局木旺则克土),脾气受到克制而表现出衰弱。

  食咸味太过则伤肾,其骨气亦受伤,肌肉枯槁,发生气郁滞。命局五行之水太过(食咸味太过),涉及火、金、土,水多克火,水多泄母(金为水之母)、水多土湿。

  过食甜味,会使心气喘闷,肾气衰弱。食甘味太过,则命局五行致土多旺,土过旺盗母气(泄火气太过),土旺克水则肾气衰弱。

  过食苦味,会使脾气濡滞,胃气薄弱。食苦多泄气太过(苦味泄心火),则火弱不能生土,故导致脾气濡滞,胃气薄弱。

  过食酸味,会使筋脉渐渐衰败,精神颓靡。食辛味太过,则助金克木,木受伤导致筋脉衰败,精神颓靡。

  五味凋和得当,命理五行便得平衡,则骨骼才能正常,筋脉柔和,气血流通,腠理固密,身体强壮,有抗病能力。

  然而,作为医者更应该利用命理五行生克之理,对病人进行适当调理。例如,下药配伍中酸性太过,能伤筋,酸入肝,肝在命局五行中归属木。而肺属金,金可克木,而辛入肺,辛就可以抑制酸,解除酸味对筋脉的伤害。咸味可抑制苦味,而苦味可以解除咸对骨骼、肌肉的伤害;食甘味多可伤肌肉(湿伤肌),但酸可以制甘;辛多伤皮毛,但苦可制辛(苦入心、心为火,火克金);咸多伤血,可使血气郁滞,但甘味可以制咸(土克水)。所以说,“天生一物,必有制我者”是也,这就是一物降一物的生态平衡之理——天生一物必有我用也。

  3.升降浮沉

  升降浮沉,实际上就是讲脏腑的气化功能,用什么样的药物来调整,适得其所。了解了药物的升降浮沉功能以后,如何来用药物调理脏腑的升降浮沉的气化?首先必须先了解命理各个内脏升降浮沉之生理变化特性。前面讲过命局五脏六腑气化功能的升降浮沉无器不有,但各有所偏,在其五脏六腑气化功能升降出人中,我们不难发现,在五行所需的一脏、一腑、一对同属的一行中,各具特殊的相辅相成,相互配合的升降功能。例如:肺与大肠同属五行之金,肺属辛金属阴,阴性下而降沉,而肺气主要为降才顺;大肠属庚金,属阳,阳性上而升浮,大肠主升为顺。

  命局五行肝胆属木,肝属乙木,为花草柔软之木,乙木性浮动,故肝气主升;胆属甲木,为参天茂盛之木,根扎得越深,吸收水分营养就越充足,甲木喜下(扎根越深,甲木越旺),故胆气主降。

  命局五行丙丁火属心与小肠,火燃烧后归土(火气燃其性,质归土),丙丁火均喜降,心气亦喜降,小肠气也主降。心包属戌(末)库之火,喜藏,心包气亦主降(火性本炎上,降之可聚为能量则为用)。

  戊己土属脾胃,己土属脾,己土为附属土,性浮,脾气主升;戊土属胃,戊为大地之土,胃气主降;三焦属土,属五行之库墓(四库中藏物含升气),三焦气主协调升降。

  壬癸水属肾和膀胱,肾属癸水,癸水为云雾天癸之水,肾气主升(上升后才能形成天癸之水);膀胱属壬水,为海洋与地F之水,膀胱气主降。_

  解读丙丁火主降、癸水主升:火燃烧时表现的火光现象向上、向外,实际上火之功力向内、向下,如以火烧炼金属或他物,火气(包括光)的表现为向上、向外,其功能的火力是向内、向卜'故火的真气是下降,故心火下降;水受热则气上升,故肾气上升。水火既济心肾相配,人才能心肾交泰,临床上治心肾不交之怔忡不寐病证,常用交泰丸,就是这个道理。

  4.药之亲情

  各药有各药的归经,药物的归经显示r药物本质的特別选择性。在这一方面,古代先贤留给我们许多好的经验可供借鉴。

  如六经头痛用川芎为主,加各经引经药:太阳经用荽荆子;阳明经用白芷;少阳经用柴胡;太阴经用半夏;少阴经用细卡;厥阴经用吴茱萸,巅项痛用藁本……又如古六经引经药:手太阳小肠经用藁本、黄柏;足太阳膀胱经用羌活;手阳明大肠经用白芷、升麻、石膏;足阳明胃经用白芷、升麻、葛根、石膏;足少阳胆经用与手少阳三焦经用柴胡、青皮;手太阴肺经用桔梗、葱白、升麻、白芷;足太阴脾经用升麻、葛根、苍术、白芷;手少阴心经用黄连、细辛;足太阴肾经用独活、知母、肉桂、细辛;手厥阴心包经用柴胡、牡丹皮;足厥阴肝经用柴胡、青皮、川芎、吴茱萸等等。

  5.药之同缘

  用药亲缘并不单指药的血缘之缘,亦指与药性的缘分之缘。亲缘的食物临床运用非常普遍,而且效果平稳、可靠、见效亦较快,药物为常见,取之方便。

  古人早已总结出天人合一和宇宙全息的观念。人经常以吃动物同类器官为相应补之,为什么吃同类东西可相应得补,能以类补类呢?则有同气相和的亲缘之理。如心亏用动物的心补,肝亏以动物的肝补,脑亏以动物的脑补,以动物的骨补人体的骨……其间有宇宙全息作用。按现代科学理论来讲,在动物对应的组织里,含有许多相同的物质,疗效平稳可靠,不会出任何问题,如果将每天吃的食物配以药物做成“药膳”,对人体五脏六腑的脏腑亏虚,有针对性地补某一脏腑,改善脏腑亏虚,是极好的补养举措。如心亏健忘,失眠,可用猪心、牛心切开放入适量的朱砂、远志、菖蒲等蒸后去药食其心。再如肾亏:遗精,疲乏,可用牛鞭、狗鞭、鹿鞭加药物蒸熟来食用等等。

  6.药之活性

  其实灵性、活性、特性三者关系不但密切,而且现实中也很难严格区别幵来。

  药物之灵性系先天之特性,活性乃后天之特性,活性乃后天特殊环境所造成的特性。如柳树枝条,他得早春卯木之性,又善摇摆舒展,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故以此疏肝理气最好,随处可得,方便之极,去皮为药引,效果非常。又如茵陈,归经肝胆,茵陈得早春之气,乙木之气最正,在卯月(惊蛰后清明前)采取,卯为乙木,肝属乙木,入药治肝(胆)病,效果显著。

  药物的灵性是药物本身先天具有的特性。如药里常用视物不明证的“夜明砂”(即蝙蝠之粪),取义为夜间活动眼睛视力的特殊性;“望月砂”(即野兔之粪),取象为夜间之月,都是疗效明目的特好之药。

  穿山甲的甲片或爪、鼠料类之爪或甲,用于通经活络,破积滞,散血消肿,常有良效。

  7.药之特殊性

  有些药物是起枢纽作用,枢纽乃决定性作用。巧用药性,以“欲进则先退”,则更有力度的原理,如拳击手在出拳时先收拳后再出击,战士训练托刺时先向后收回刺刀再出击等,都是为r出击更有力,打击目标更到位。因此,在用药的气化上,也可采用欲下而先上、欲上而先下,欲进而先退、欲散而先聚,欲泻而先补的道理。

  8.药之反佐作用

  对于医者用药,有句古训:“用药如用兵。”用药性的反佐作用如同“特工”人员的工作道理。用药“反佐”就像两军对峙作战时的特工人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看似人员不多,但他起的作用特别大,是大队人马起不到的作用,也是无法替代的作用。他可以以假乱真,“人在曹营心在汉”,常用伪装打人敌(病灶)人内部,关键时候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犹如电影里的公安人员到敌方“卧底”是一个道理,不到完成任务时绝不露真像,需要时才要露出“庐山真面目”,为的是一举全歼顽敌。这种药的方式与作用,就如同《林海雪原》故事里的杨子荣打人敌人内部,目的就要取应外合,一举歼敌。

  如热性药凉服,凉性药热服,将药物与病体比做一个故事,药物经过巧妙伪装,病以为此药是“自己人”可以进来,药与病很容易混为一体,而正是这样专治他(病)的药,堂堂正正地就打入了病的内部,因为不引起他们(病)的注意,他们(病)也容易接受,一旦药劲已到,发现已经晚了,他们感到大势已去,只得缴械投降,达到了彻底瓦解敌人(病)的目的。

  9.万物之同象

  古人早就认识到,茫茫宇宙,天地万物,都具有他们一种共同的性质——即相似性。他可分为表象相似和性质相似两大类。表象相似,如《易经》里所说的“象”,取象比类,和中医的藏象学取类象等;而性质相似,古人概括为阴阳五行和数理相似,所以宇宙的事物,经过分类归属后,均可按表象的五行属性、数理阴阳归在命理的每-个命局里。据此一论,大自然产生的药物也有阴阳五行的属性,所以药物的象是枝走肢,脉行脉,枝杆藤脉都与人有着相似的密切联系,如桑枝,松节……用于临床都具有较强的效果;核桃仁形状像大脑,食可补脑;木通中空上下通,可以通小便气分等等。

关键词:原理中医药治病